对一个中国学生来说,大学,可能是他最好的时代,也可能是最坏的时代。

——————————

2013年上半年的时候,华师团委学生会举办了一个寻访校友的活动,通过访谈校友,来展示华师的历史。在以小组为成员展示的访谈成果中,年过半百的老教师在摄像机前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他们第一次踏上这所大学的那一刻。

那一刻,和今日的学生经历的几乎一样。拉着沉重的行李的女生一下车,就会有殷勤的学长围过去帮忙,并在去往寝室的路上,成为女生的百科全书。桂中路通往元宝山的路,在女生看来有那么的长,以至于她认为如果没有学长,她一时半会是找不到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女生开始第一次走在校园里,第一次看到军训教官,第一次到八号楼上课,第一次去虎泉夜市……如果有一份关于第一次的列表,一天一夜这张表都列不完。

说大学是一个人的最好的时代,不仅在于这是一个人最集中学习知识的场所、最终决定职业或事业的方向的关口,也是他收获友情和爱情,以及一份可供回忆一生的记忆的地方。

大 学教育对一个人的知识增长与境界提升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大部分中国学生都是在大学里,才开始针对某一个特殊的领域开始自己的独立思考——汇集这种思考的 群体对于国家和社会意义重大。它将一个庞大的人群转变为有意思和有抱负的人。在低层次上,这群人的兴趣影响了由他们构成的社会的“口味”基础,而高层次 上,这群人的兴趣决定了今后很长一段时期内整个群体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发展水平。

然而从某种角度看,大学可能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从这里开始,你正式加入到了整个中国社会的运行系统之中,没有人会再保护你,帮助你构建起用来遮蔽现实的幻象。

从 中国的任何一所大学的两个门之间穿梭,你都能看到大学被商业、金钱、权力、政治牢牢包围着;你加入的学生会、参加的社团将成为成长的烦恼;多年以后你走出 大学会发现,那些年你参加的活动、考试、竞赛和评比都像是整个社会的缩影,让你开始怀疑“个人能力以外的资本等于零”也许早就是个伪命题。

在中国,大学虽未完全向社会开放,但大学却自成社会。大学有与政府完善对接的科层机构,也有媒体、商业、保卫等类似的配套设施。大学里的各种机构拥有任何国有体制机构都有的毛病:机构设置臃肿,办事效率低下,服务意识缺乏,官本位意识浓厚。

批判、还是向往,决定了学生价值观的形成和进入社会的基本姿态。如果缺乏对于环境变化的警觉和独立的判断,学生难免跟随那些看起来生活最光鲜的人做出没有任何痛苦的选择,以至于在学生离开大学后,这种判断准则一直跟随他们——对于整个社会的发展而言,这无疑是可怕的。

大学好与坏的转换或许仅在学生一念之间。学生若只看到大学可爱的一面,沉湎于美景、美食与爱情,大学对于他们便是最好的时光。当他们踌躇满志走出校园,感叹一切是多么新鲜,并在第一次被社会的真实羞辱之时,则必暗骂,自己度过的四年是“最坏的时代”。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