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穿军装拍毕业照的大学生成了社交网络上的众矢之的,批评直指他们无视历史、缺乏反思,是大学教育的失败品。

如果这一幕发生在两年前,必定会有人劝这些学生去看看历史教师袁腾飞的视频,彼时袁腾飞一段讲授文革历史的视频正在各大视频网站上被广泛转载,视频中袁老师那句“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会令他们无地自容。

然而自那以后,袁腾飞的视频开始被陆续删除。没有人能用证据解释这种带来巨大浏览量的内容为何会被视频网站放弃。显然,有超越商业利益的力量在主导这一切。廉价而便捷的教育不断被置入高墙之下。

温家宝在今年两会答记者问时说,“‘文革’错误的遗毒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制度和它的参与者不断将真正敢于讲述那段历史的人禁言,整个社会不去 批判和改革制度,指责这种制度下的学生不去学习历史,对于那些学生而言,这好比将他们的课本夺走然后还质问他们为何如此不求上进一样。

有些人确实不需要教科书便能够自主学习,微博上除了指责学生无脑便无其他意见的人可能就是这样的人群之一。他们愿意花费比其他人更多的时间去阅读,通过技术手段去翻越那些人为设置的障碍,探知过去并获取真相。

在指出学生的不当行为的同时,人们时常忘记,自己在不远的过去甚至可能与这些学生做出同样的事情。在各种社交网络上,随处可见人们对于自己过去行为的反省,例如曾经是某份臭名昭彰的报纸的粉丝等等。

在对自己的国家和民族的历史的认识上,一部分人不应该因为见识浅薄而被另一部分嘲笑,后者既然自认为已走出蒙蔽之境,也应当努力成为领路人,而不是让学生感到被见识上的居高临下所审判,被他们本无恶意所向的社会冷漠对待。

当我们看到一群大学毕业生对造成这个民族深重痛苦的元素缺乏应有的判断时,除了感到悲愤,更重要的是将他们与自己视作一体,因为在这个环境之中,“个体责任”根本无法消除(汉娜·阿伦特),他们的无知,也是我们的责任。

这不禁令人想起,有一家公司因为某个员工发布“不良信息”而被断网,许多员工却责怪这位同事说不该说的话,给他们造成了麻烦。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