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一位喜爱阅读的朋友曾经告诉我,她选择购买本地都市报的标准已经变的相当庸俗:看哪份报纸送的东西好。激烈的、同质化竞争下,我所在的这个城市的都市报们似乎觉得,读者在购买自己的报纸时如果无法占到一包纸巾的实惠,他们就不会成为回头客了。

一周前,朋友送了我一本书,其中的一部分内容吸引了我。我从网上找到了这本书的电子版,将它装入了Kindle阅读器中。

报业的衰落、传统书店的凋零已有超过五年的数据和事实可以证明。记忆犹新的是去年10月8日,有着55年历史的汉口武胜路新华书店正式关门。

美国最大在线零售商亚马逊的电子书销量早在2011年就超过了纸质书,2012年电子书业务更是增长了70%,而其纸质书只增长5%。4月23日,FT中文网主编张力奋说,金融时报网络版的付费用户数已经超过了纸质版的订户。

尽管纸质阅读正在遭遇寒冬,然而人们并不是不需要阅读了。十一年前,正处于声誉巅峰时期的《南方周末》在不起眼的角落发布了一则招聘启事。与众多媒体要求的“本科毕业”不同,这份招聘启事没有关于学历的内容,重要的一条是每周阅读量。

传统阅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仍旧能够占有一席之地,因为人们相信传统阅读有其自有的优势。传统阅读的装饰性无疑是不可替代的,那些为了摆而不是为了看的书、那些同样内容却要分开精装版和平装版的书能够容易得说明这一点。装饰性存在于阅读的整个过程。阅读中,媒介本身可以用来装饰读者;阅读后,读者常用媒介内容来装饰自己。

传统阅读的生活性。传统阅读不受设备的限制,几乎能够随时获得。街边的报摊,路旁的发单员都能提供便捷传统阅读。许多上了年纪的人在小吃摊喝豆浆时手中会抓一张刚出街的都市报,你可能无法想象他拿着一台kindle阅读当天的电子报纸。

此外,对很多人来说,报纸不只是用来看的,还是用来垫的。同样,书不仅可用来阅读,关键时刻也能防身。技术革新 带来媒介形态不断变革从未脱离实用性的需求,这点相当奇特。竹简可以烧火,布帛可以遮体,纸张可以擦拭。花4.99美刀在iPad上购买一期 《TIME》会让不少人无法接受,因为它是“数字”的。

事实上,很多人在微博、新闻客户端、新闻聚合软件、收藏笔记软件等阅读应用营造的碎片化环境的阅读量早已超过了传统阅读。但当他们面临“二选一”的抉择时,传统阅读可能依旧会是一个热门选项。

国内的英文阅读者或许早已通过kindle在亚马逊购买书籍。时至今日,国内如豆瓣阅读、多看阅读、字节社等数字阅读平台提供商也被广泛认知。我还记得自己买的第一本电子书《西红记》,6元钱,12万字。如今,这种个体的数字出版已经流行,你可以在豆瓣阅读上买到许多定价1.99元,却很有意思的小册子,比如《一个小女孩的长大》。

而传统阅读在打包销售上似乎依然无解。书籍的出版商根据生产和发行成本来给书籍定价,而报纸的定价则远低于纸张的成本。去书店看看就会明白,一本好书和一本烂书的价格其实是相当接近的。长久以来我们自称买书买报,其实我们是在买纸。人们在地铁站口的售报箱中还是不得不为了阅读某个事件的评论而购买整份报纸。

打包销售模式体现了传统媒介的特点:强制,单向。这种模式流行于用户必然消费媒介的时代:不购买媒介,你无法获取内容。大多数传统阅读模式仍停留在打包销售的阶段:为了看报纸中的情感讲述,你必须购买整份报纸;为了看中篇小说《黄金时代》,你必须购买整本《黄金时代》。

而当前,存在不需要购买媒介而获得内容的机会,人们需要做的仅仅是抛开纸质阅读“触摸纸张”的怀旧病,克服购买电子书籍后在现实空间仍旧“一无所有”的违和感。不仅是书籍出版商、阅读平台提供商,报业也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未来。

1 comments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