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很久以前就想写的话题。

当我在公交车站和火车站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在报摊购买带着解密或者某史标题的报刊时,我想不出来他们的阅读兴趣从何而来。而当我在同学家中看到他父亲床头摆满了各种牛皮纸封面的类似杂志,我终于可以从对他父亲的了解来思考这种报刊读者的阅读兴趣了。

同学的父亲是地方政府的一员,工作和生活较为顺利,但是也有继续升迁的渴望,即使有比较现实的年龄问题摆在眼前。虽然工作与纯粹的学问无关,但是他依旧热爱学习。

从政者看起来是这种报刊的一大阅读群体——除了公开出版的,甚至还有声称是内部发行的简易读本。在我翻到的几份标示北京某智囊机构出版的印刷刊物上,明显位置都有官员专供的提示。在中国,即便是县级以下的地方官员都有洞悉国际局势和遥远的京城权力斗争的渴望,似乎哪一天自己就能用上这些此刻完全脱离他们生活的学识。同样是对权力的追求,让这类报刊总是不愁销路,解密历史加上足以挑起民族自豪感的煽动性标题,就能轻易让人驻足购买。

和中国的大多数转型中的工业产品一样,这些刊物并不介意互相模仿,甚至雷同得难以分辨。新周报、新传奇、新世纪、新风采、新纪实、新关注、新发现、新读者、新天下、新视点、大参考。在武汉光谷广场附近的一个普通公交车站,带有上述刊名的报纸整齐的躺在一起,让人眼花缭乱。他们名字类似,版型版式都趋于一致。

中国市场上的文摘类出版物大致分为四类,第一类是人文和励志类,他们自称是“心灵读本”,用讨巧的小故事来提供生活情趣,如《读者》。第二类是军事类,这类报纸不是吹嘘中国装备,就是暗示他国军事威胁。第三类是生活实用类,家里的老人是这类报纸的忠实读者。第四类即是这篇文章讨论的历史揭秘类。

历史揭秘类的报刊离不开政治,这种畸形而又流行的报刊细分体现了国内关于政治的矛盾:这是一个从小到大都需要你懂政治讲政治的国度,却也是一个不允许民众讨论政治的国度。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机构甚至要求民间的网站都必须具有“政治敏感”,在适当的时候为大局考虑关闭网站,而几乎所有的民间论坛都不厌其烦的告诉他们的用户,不要谈论政治。这矛盾来自于,我们的国家有一段将近半个世纪的混沌历史,在合乎“政治敏感”的范围内对其进行梳理和猜测,便成了这种报刊的谈资。传统媒体的单向传播是这种政治性质刊物存在的基础之一,因为老大哥乐意看到读者之间没有互动。这段混沌的历史就惧怕读者的互动,拥有类似题材的网易历史就是因为充满了互动性,在2009年七月份后被一度关闭。

另一个不得不提的问题是,这个细分市场的竞争既已如此激烈,为什么各种有报刊出版资源的机构会一窝蜂的在这个市场投资?在那堆报纸中,新周报是一个记忆中的名字。在2004年10月26日,湖北知音集团以《新周报》这个刊名出版了一份严肃的时政类周报。这份报纸活到了当年到12月8日,短短45天时间,总共出刊七期,而短短七期已令其获得巨大的影响力。尽管真理部通过内部的新闻简报否认强令新周报停刊,称是其自主停刊,但做一份严肃的时政周报不得,而只能依靠解密野史继续延续自己的生命,这已经足以展现中国严肃内容制造的缩影。新周报在当年可能不懂得政治家办报,不怎么讲政治,如今却把“讲述当年的政治”当作了自己的营生,这是不是一种讽刺?它印证了我和我的朋友们当年的在网上讨论的结论:因为严肃内容的大门关闭,媒体才越来越低俗娱乐和体现自己的商业性。这也能很好的解释国内夸张的扫黄和反低俗运动。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乔新生在其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谈到,国内黄色文化泛滥的原因是由于政治改革步伐缓慢,人们在经济发展遇到瓶颈的时候无法通过正常的公开场合行使自己的政治表达权利,总是千方百计地通过淫秽色情作品表达自己的意见,“色情既是躲避现实生活中政治陷阱的最好手段,同时也是挑战政治伦理的有效途径”。

低俗和色情文化首先体现的是一种身份的平等,当两个人在色情论坛中遇到的时候,会觉得双方都是赤身裸体,等级的差距消失了。人们在色情论坛中很少相互攻击,甚至连调侃和嘲笑都极少——当色情网站被国内视作非法时,访客们无疑会觉得自己身上流淌着同样的“犯罪”的血液。面对一堆几年前的旧图和差之千里的标题,回复者也会礼貌的说:“老图了,还是感谢楼主”。这是他们在必须讲政治的现实生活中无法找到的乌托邦,因为高压的政治是等级森严的。

其次,低俗和色情文化体现民众的反抗。在轰轰烈烈的反低俗运动中,“草泥马”这匹神兽就是民众反抗网络言论管制的产物。当合法媒体和言论平台无法正常表达意见的时候,意见必然通过各种变体进行传达,低俗和色情作为当局不懈整治的对象,自然容易被当成情绪宣泄的载体。许多低俗段子的创作是政治领导人和情色场景的结合,这二者在反抗性的民众意见表达中扮演了相对类似的角色,前者拒绝被变革,后者不能被谈论,它们都是威权的代表。

中国是一个泛政治化的社会,中国同时也是一个去政治化的社会。地摊上的历史小报们一方面高尚的代表了一段混沌历史的解惑者,另一方面却可被视为低俗:他们被逐出谈论建设性的政治的大门,在商业和娱乐化的道路上又不得不依靠谈论另一种软弱又没有威胁的政治来生存。这只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必须接受的无数矛盾中的一个。

1 comments

话说,我的确不知道这种小报能走多远,更不知道我能不能一直保持这个饭碗,所以我在想我是不是还要改变~~~另谋出路~~~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