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内媒体的经验来谈,记者在对话领导的时候几乎是把领导当作自己爱发脾气的女友一样,生怕自己惹恼了对方被对方抢了录音笔。在这种情绪下,记者们通常无法具有足够的底气去平等交流。

芮成钢元气弹收集中

奥巴马就是这样一位领导,至少在芮成钢眼中。连续两年参与报道G20峰会,芮成钢都没有发现其实奥巴马和国内具有女友气质的领导有所不同。这阻碍了他的判断力的增长——为了与领导的气场类似,芮成钢觉得自己应该拉一面大旗放在自己身后遮盖那烂菜叶一般的问题。如果看过《七龙珠》,芮成钢的行为就再好理解不过了——他不就是在造一个元气弹么?

嘴皮子上的功夫如果需要制造一刻元气弹,那只能说明他是虚弱的。中国记者在国内和领导过惯了阴盛阳衰的日子,出去就算见了大场面,也习惯性的硬不起来。这也是一种他们可以推脱的虚弱,我们定义的媒体和记者本就是人的一个部位——喉舌——而不是一个完整的人。记者本身的工具意识固然四处弥漫却也不是无法克服。不过,芮成钢从高考状元到国外一流大学的访学经历似乎完全没有起到作用。它们现在最大的作用估计是让评论者“难以置信”的感叹更加沉重一些。

中国现有政权下的记者们原本就是党创造出来面对民众的工具,他们开口的时候代表了党。而当他们乘着市场化的快车反过来向党和党的领导发问给民众看时,一种吃里扒外的罪恶感就油然而生。于是记者们就用代表民众来减少胆怯和罪恶。记得大学教授新闻采访和写作的老师举了一个例子,那是一个关键时刻问对问题的典范。98年水灾,某武汉媒体的记者抢到一个提问总理的机会,他说,自己代表武汉市民问一个问题,武汉是否安全。总理给了肯定的回答。这是一个受过国内教育的人很难质疑的提问。中国的传统讲究名正言顺,记者缺乏独立性和独立人格,他们找不到说服自己与官员平等交流的正当性,而唯有以整个民众群体为代表,才心安理得。

和暴脾气的女友对话其实和这个差不多。男人们通常很难和女友进行纯粹的交流,你得不停的声明自己是为了对方好。男人们恨不得有个仪器来检测女友的脾气指数,以便做好对策。今日的记者之职责,问责官员也是其中之一,不通过人与人的平等交流,动辄代表全国代表亚洲,用几亿人道德去盛气凌人,这种自我壮阳恐怕也是胜之不武。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