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报的矛盾

这是很久以前就想写的话题。

当我在公交车站和火车站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在报摊购买带着解密或者某史标题的报刊时,我想不出来他们的阅读兴趣从何而来。而当我在同学家中看到他父亲床头摆满了各种牛皮纸封面的类似杂志,我终于可以从对他父亲的了解来思考这种报刊读者的阅读兴趣了。

同学的父亲是地方政府的一员,工作和生活较为顺利,但是也有继续升迁的渴望,即使有比较现实的年龄问题摆在眼前。虽然工作与纯粹的学问无关,但是他依旧热爱学习。

从政者看起来是这种报刊的一大阅读群体——除了公开出版的,甚至还有声称是内部发行的简易读本。在我翻到的几份标示北京某智囊机构出版的印刷刊物上,明显位置都有官员专供的提示。在中国,即便是县级以下的地方官员都有洞悉国际局势和遥远的京城权力斗争的渴望,似乎哪一天自己就能用上这些此刻完全脱离他们生活的学识。同样是对权力的追求,让这类报刊总是不愁销路,解密历史加上足以挑起民族自豪感的煽动性标题,就能轻易让人驻足购买。

和中国的大多数转型中的工业产品一样,这些刊物并不介意互相模仿,甚至雷同得难以分辨。新周报、新传奇、新世纪、新风采、新纪实、新关注、新发现、新读者、新天下、新视点、大参考。在武汉光谷广场附近的一个普通公交车站,带有上述刊名的报纸整齐的躺在一起,让人眼花缭乱。他们名字类似,版型版式都趋于一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