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9年的时候,我开始寻找,是否有一本书能够告诉我,造就当今美国言论自由的原因和过程是什么。2011年的时候,2010年翻译出版的《言论的边界——美国第一修正案简史》已经在网上有不错的人气了。最近看完了这本书,做一点笔记和感想。

1918年美国加入一战时,蒙大拿州颁布《反煽动叛乱法》,比如你说战时食品管制是个笑话这样的话,就有可能被最长关20年。共有79人因此法案以各种言论罪入狱。2006年,蒙州州长为这些人平反,并祈求宽恕,他说,每个人都有批评政府的权利。

恐惧历来是自由的大敌。1940年时,拒绝向国旗敬礼的人会被赶出公立学校。仅3年后,这种强制表达忠诚的行为被判定违宪。但二战后,忠诚度调查充斥政府机构,20年代对共产主义的恐惧情绪重返美国,对言论和信仰自由的践踏直至越战前才有所缓和。

当今的美国人很难相信对色情内容的审查离他们并不遥远。1956年时还有书商因卖某些书被起诉。英国人也是如此,直到1968年政府才停止对剧目的审查。不过好在现在他们有了共识,“最好的审查,是人民自己担任公众舆论的监护人,而非政府”。

经历了大屠杀和极权主义阴影的欧洲人不能理解美国对仇恨性言论的宽容——前者通常限制纳粹或者共产主义言论。美国人认为公开讨论反而能提供保护,其中一种观点认为,唯有与不同文明对话才能塑造人格。不过作者认为那种会转化成即刻的危险行为的言论应该被限制。

即使第一修正案也不能轻易带来言论和思想的自由,何况第一修正案成为被认可的保障自由的信条也不到百年。敢为天下先的判决、勇敢的法官、坚持的媒体和富有信仰的民众抗争才共同塑造了今日的美国。

《言论的边界》是一本让中国人沉静又悲观的书。一方面,我们能够在书中看到,无论是出版自由,媒体与政府的关系,对仇恨性言论的态度,美国的现状都值得被称道。但是如果想要在这种光环下找到中国的言论和思想自由的前景,众多短板会给你泼冷水——即使美国用臭名昭彰的《反煽动叛乱法》清除战争的异见时,法律和司法系统依旧是不变的权威,变化仅在于法官的观念。我们能多次在书中看到,美国言论自由的发展历史中,许多转变都出现在法官身上,我甚至愿意用“天佑美国”这种感情化的词汇来形容那些依靠富有责任感和勇气的法官带来的言论状况的改变。

将法官对《第一修正案》的态度喻为奉如神明也许并不为过。美国先贤的意见始终贯穿法官对第一修正案的理解和延伸。这在宪法几乎等于摆设的中国又是令人唏嘘的一点。我们还在反对传统和对传统的重建的矛盾之中,百废待兴之后重建正常秩序的机会,已经在上个实际中叶被彻底浪费。

唯有抗争,能够让中国人感到温暖。那些因为发了一句牢骚就被丢进监狱的美国人和遍布中国的因为在网上发帖指责政府领导人而被问责的普通人一样值得尊敬。《言论的边界》告诉你,言论自由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相信会有一天,同样会有人郑重告诉那些因言获罪的中国人,“每个人都有批评政府的权利”。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