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之前的一篇文章:采访权设定一样,这也是一篇讨论事物理想状态的文章,侧重于法律上的思考,带有个人偏见。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保守国家秘密法,主席令确认这部法律将在今年10月1日施行。
baomi

这部法律规定,一切国家机关、武装力量、政党、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和公民都有保守国家秘密的义务。从任何一个国家的角度看,保守秘密的法律在字面上总是称维护国家利益,而潜台词一般都是维护政权的统治,但是规定任何公民有保守国家秘密的义务,这可以认为是对时下热门的网络揭黑和网络反腐的一种防御。


1988年第一版的
保守国家秘密法就有对公民保守国家秘密义务的规定。同时,现行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条也可以视作对普通公民保守国家秘密的规定。新修订的保密法增加了许多涉及计算机方面的规定。但是这部5000多字的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那些容易产生疑惑的问题。比如普通公民非主观故意偶然获得秘密,主动发布,是否需要负有该法规定的各项法律责任。比如一位网友在街上捡到一个优盘,内有某种他无法识别的符号和图像,他回家将这些内容传到twitter上让网友辨认。而事实上这是一份某国企人员不慎丢失的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重大工程的设计资料。那么这位网友是否需要为泄密负法律责任呢?我的意见是不需要,因为保守这一专门秘密的责任本不在他,他也无法识别这些秘密的内容。只要一个人不通过非法途径获取秘密,都不应该被追究责任,而只能追究未尽保密义务者的责任。也就是说,保密责任不应该被转嫁。网友们在网上转载内容时附上的“我是文盲,转帖仅因为手抖无法控制”等无责任条款,其实就是不转嫁责任的一种诉求。

另外,这部法律对于秘密事项的规定仍旧如旧法一般笼统,例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秘密事项”。这种秘密事项的规定在去年就被国家部委利用。2009年,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严义明向财政部和发改委提交了信息公开的申请,其内容包括财政预算和决算的信息的公开和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进展情况的公开。财政部做出了书面回复:不宜公开。这是一种很可笑的对国家秘密定义的泛化解释,国家用纳税人的钱来办事,出钱人却无权知道钱用到哪里去了,好比你请了装修公司装修自家新房,结果人家不肯告诉你你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在缺乏权力约束,又缺乏现代政府意识的国家,这样一部保密法是不应该涉及到公民保密的。因为普通公民既没有给秘密定性的权力,也没有给秘密定级的权利,我们无法保证政府为了私利不对公民滥用保密法案。2004年湖南师涛案展示的就是这样一个情景:没有书面信息可以让当事人确认一份政府文件究竟是不是秘密,而对这份文件的秘密性质的确定,是在进入司法程序后,由控方通过保密局出具鉴定。民众在这个过程中表现了十足的弱势。因此合理的立法,应当向民众倾斜。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