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何时会卷土重来?

当神州大地轰轰烈烈地进行反低俗的运动时,许多人都在想一个问题:低俗何时会卷土重来。因为根据行政的一贯做法,类似反低俗这样的严打活动总是较为短暂的。

我们要感谢网易,网易是互联网低俗风向标。从反低俗开始,网易率先自我批评,并且撤下了首页涉嫌低俗的内容,自此规规矩矩。

不过,放了多日阿猫阿狗的网易首页拍拍栏目终于又恢复推荐模特写真了,虽然两个推荐位另一个还是猫狗,但是这是一个可喜的举动,证明网易认为低俗的打击力度开始平和,或者更加具有明确的针对性,而不是针对模特写真这种本就长期存在的“类低俗”产品。

可惜的,自从反低俗后被拿掉的美女频道(sexy.163.com)估计是一去不复返了,此域名现在直接跳转到了网易娱乐,并且首页娱乐块原本的美女推荐也长期被视频占据着,不知当时招聘的那些美女频道编辑上哪里去。

反低俗的成效是显著的,而且杀伤力极大。例如一个在业内较为著名的图片网站虽然在显著位置公告已经清理了低俗内容,不过现在还是被关闭了。

反低俗官方总爱用多少多少家长和老师写信要求清理互联网有害信息为立足点证明反低俗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但是由于行政程序的非法,这种大范围的整肃运动不免遭来非议——如果是依法办事,显然应当让民主事先知道是依何种法,如果是依法行政,为什么之前没有任何动作?还有之前人民一直不平的“CCAV”。要执法,必然先要普法,当大量的网站因为低俗内容被批评被关闭时,尚有数不清的网友自认为不知道究竟什么是低俗的。

互联网时代传统报纸如何生存

卫报发布了新的API(什么是API?),允许第三方开发者调用卫报内容数据库应用到其他软件中。这个API是卫报开放平台的组成部分之一,还包括一个数据仓库。卫报表示在将来还会提供更多的服务。其数据仓库存有大量高质量的数据,通过 Google Docs来运营。

在卫报的这一举动之前的几个月,纽约时报已经提供了其文章搜索的API,其数据涉及报纸的所有内容,电影评论,突发事件以及有关于美国国会的数据。其他的新闻机构像BBC等也提供类似的API。

看来国外的媒体比中国的报纸更加感受到互联网对传统媒体的冲击。而显而易见的提高自身竞争力的举动是提供与其他互联网媒体平行的网络内容。例如卫报早就提供了RSS的全文输出,在国内,你很难找到这样的纸质媒体,因为大多数报纸的网络呈现模式还仅仅停留在使用方正公司的解决方案提供在线阅读,并为此沾沾自喜。国内报纸的网络版似乎很在乎自己的清白之身,难以摆脱若干年前网络报纸刚刚接触网络的样子,比如我较为熟悉的《新民晚报》,其报纸的网络版在很长时间内保持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而他们宁可再新建一个新民网来作为单独的新媒体发展战略的排头兵。

但这已经算是国内报业中较为前卫的一种互联网实现模式了,处于对于政策影响的担忧,更多的报纸总把自己置于网络内容的一定距离之外,而是倾向于提供例如“报网互动”的形势来表现自己跟上时代脚步的形象。

或许在报纸尚为宣传手段之一的当前,我们在中国还是难以体会纸媒对互联网的恐惧,因为轻义倒下一家互联网公司比倒下一家报纸更能够让人接受。

自己的考研评论报告

不知道为什么,不太喜欢使用“经历”或者“历程”这样的字眼来描述自己的考研。事实上,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考研也尚未结束,不过如果不在我尚把复习和考试的经过熟悉时记录,多年之后,我便会忘记。

评论这个词,应该是很符合我对记录自己考研想法的描述的。

为什么考研

对于考研,我自己的想法和许多媒体的老师于我的建议是类似的,文科的孩子考什么研?大量的同学听到我想要读研也是很惊讶,因为我这个大学时就天天在外面跑又不爱学习的孩子距离需要静心学习的考研很远。

比较现实的考研的理由是,许多不怎么样的缺乏竞争力的媒体都需要研究生学历,比如在我家乡的某某日报及某某晚报;而另一个听起来较有文化而又惭愧的理由是,我需要读研的几年来看书学习——我们经常郁闷的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都需要经过了4年的闹腾才能真正找到自己需要什么自己缺少什么,而我也不幸是其中之一。

有谁愉快地复习?

复习政治令我比较郁闷——我将所有我觉得实在扯淡或者言过其实的段落都打了问号,幻想着某一天拿着这些问号去质询某个权威的老师。政治确实像是一次意识形态素养的考试,涉及的内容是我们从初中、高中和大学反复重复温习的内容,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接触考研的考察内容,他或许有理由幻想这个招收“研究型”学生的入学考试必定具有更大的创造性,之前我也是如此想象的。

英语。我们的英语本来都是不错的,但是经过了大学4年的折腾,我们的英语水平就不行了。我对英语的兴趣可能比普通人纯粹,这是一种实用主义的兴趣:学好英语我们才能自如地、不被蒙蔽地看到那些非中文的内容。在这个目的的带领下,我相信自己学习英语的兴致总是很高,虽然却也是不怎么肯花力气,我更喜欢在使用英语的过程中熟悉它,比如即使每天浏览大量不完全明白的英文内容也比极有目的性的复习英语让我高兴。

专业课。新闻是一个靠近政治的学科,因为它被政治控制着。如果你不想仅仅服务于政治事业的话,那么理解并清楚真正的新闻事业是什么,要比熟悉各种新闻理论更加重要。不过,你也有必要知道,什么样的新闻理论是靠近政治的理论,哪些新闻学者更加靠近政治,而哪些则在讨论真正的新闻学;一个新闻学的研究者需要比一个媒体记者更加明白媒体的运行,他需要清楚的知道,好的新闻学的理论事业是透明的,而不是被蒙蔽的。我觉得自己学习新闻很像在学习中医,如果我能像中医一看人体就清楚得知道人体的经络那样知道媒体和新闻运行背后的轨迹,我会很愉快的。

这是什么样的考试?

或许许多考研的学生都带着我那第一个理由来到这个竞争的市场,这种群体的意识的低下可能是这个考试考察内容水平低下的原始理由——我们并不为了找到更多善于创新善于游走学术的人才,而仅仅作为一个生产学位的工厂而存在——武汉大学在某些场合就被评论为研究生工厂,他们总是招收大量的学生。

为什么中国的学术不景气,而考研却很景气?这似乎和为什么中国的政府人员声誉低下,但是公务员考试还是很火爆一样难以解释。虽然我们声誉低下,但是我们周围的利益唾手可得,虽然我们不景气,但是我们也更加接近利益。这个学术的市场已经蜕化为利益的市场。

考研尚未结束,就先写这些……

Mediabam恢复,向着和谐事业继续前进

将近一周的时间,由于原来的主机商的一个IP被国内和谐,因此Mediabam以及关联的一个科技翻译网站Phoneday和ring的woring.cn也同时停止访问了。

在Mediabam停止访问的这几天里,许多链接至mediabam的来访被转向至一个广州的孩子的网站上,在此说声:真遗憾……

自我检查下,这个更加适合新闻学大学生浏览的关于媒体和传播的小众的网站本身内容应该是比较和谐的,不过和谐没有最和谐,而只有更和谐,Mediabam今后朝着和谐的目标前进。

恩 ,之后我们将谈谈08年10大媒体事件中,西藏暴乱事件中的媒体问题。

我们为什么公布躲猫猫真相

(由于还是无法方便使用电脑,此文通过手机写作发布,样式格式栏目等问题将之后调整)

“官方承认躲猫猫死者被殴致死”这个消息首先通过云南本地新闻网发布,并推荐给各大网站转载,随后中新社等媒体发布了更加详细的报道。

姑且不论官方发布的消息是否有所保留,但是我相信,从组织网友调查团一路走来,官方始终掌握真相(被殴致死与撞墙死亡的尸体表现区别就连普通人都能分辨,官方还煞有介事地组织调查团试图抚平网络异见),我也相信,有超过云南省级别的权力参与解决事件,包括内部调查和面对公众的公关策划。

和大多数旁观者类似,我带着对公权力的固有的不信任的偏见(尽管这种偏见在当前算是一种赖以生存的美德)审视此事。从这次的“官方公开”看来,这并非独立或者偶然的突变。其一,云南省有展示政府尊重民众参与的先例。健忘者可搜索政府通过媒体公开领导人电话一事。另一例,貌似是要求媒体监督政府的宣传。躲猫猫事件中,省委宣传部从一开始便介入并意图主导就是最好的说明。如果仅从当前云南领导官员执政思维判断,公开真相是可能的选择之一。同样的狱中蹊跷死亡的安徽豪华办公楼举报者则死不逢地,安徽的环境远没有云南开明。

其二,众多已有的评论将此官方表态解读为网民的胜利,然而,网民的力量远未到足以直接影响行政行为的程度:在足以严重打击公权力声誉的行为上,舆论的影响力如同隔靴搔痒,而躲猫猫事件中的网民力量在于,官方担忧意见的抱团。09敏感之年,意识形态控制者不会希望看到网民意见难以控制,因此在这开年第一大网络参与解决的案件中,官方愿意看到网络意见体会到自觉的胜利。在之后的“专家”类的评论中,许多在躲猫猫事件中狂热投入关注的网民也能如愿地看到充满官方口吻的追捧和承认。因为,在09年之中,可能发生的许多政府主导的过激行为都需要那些被抬高的网民的理解和不作为。

例如,在敏感时期政府将对网络实施严厉监管(我|党|17|大期间这种控制就体现为大量关闭网站、论坛),而09年这种监管将更加难以想象。政策实施的难易取决于网民自身对网民与政府认同关系的判断上。那么,给躲猫猫的网友一颗糖吃便是相当划算的了。

那一夜倒下的电玩网站

这又是一个相对小众的话题,并且通过手机写作发布。

最近,国内著名电玩网站电玩巴士和CNGBA相即被关闭,这对拥有PSP和NDSL的我来说算是一个值得震惊的消息。

这两个网站提供电玩方面的资讯和游戏、软件下载,拥有次世代游戏机的玩家至少去过其中的一家。在工信部要求关闭所有未备案网站的严打下,两个网站虽然通过万网公司停止解析域名来实施关闭,但是却被万网解释为因域名备案问题而关闭。稍有建站知识的人都明白,如电玩巴士这种建立已久的大型网站怎么可能在域名备案上疏忽?

与众多因低俗内容而受到打击的网站不同,这两个网站是在未经公示的情况下直接关闭的,显然之前猜测的低俗说也并不成立。

其实,国内电玩网站都存在相同的风险,因为它们大都依靠提供免费内容吸引用户,而这些免费内容通过破解收费产品而来。联想联通与苹果谈判,欲将iPhone引入国内一事,不难想到,国内泛滥的破解内容提供必是苹果加价的筹码,而作为国企大户的联通依靠行政力量迅速通过关闭缺乏政府背景的内容提供商诸如电玩巴士也非难事。

事实上,从法律角度而言,电玩网站提供盗版内容本属违法,文化工商行政部门依据法律要求其清理侵权内容合理合法,但是习惯一刀切的行政逻辑更加习惯寻找热门政策的东风,生生将一起合理的行政执法搞成民怨沸腾的关站,也难怪网友在百度贴吧满口的反低俗和河蟹了。

蒙牛和多美滋的媒体攻势

蒙牛在网易投放的雷人广告
蒙牛在网易投放的雷人广告

有毒奶粉的阴霾尚未散去,蒙牛特仑苏又活跃在媒体舞台上了。不过蒙牛的媒体公关手段了得——三聚氰胺那会,蒙牛甚至连优酷这种平台都没有漏下,大播其车间如何先进、质量控制如何严格的视频广告,与文字新闻网站不同,优酷上的视频广告更加能够让人接受。

到今天为止,媒体表现的特伦苏更加像是一个蒙牛的消费欺诈——如果国家卫生部或者质检总局能够被信任的话。今天,蒙牛宣称自己产品安全的广告占据了门户网站的显要位置,蒙牛显然能够体会到,当自己其他牛奶产品在三聚氰胺事件中遭受重创之后,特仑苏这一宝贝必须倍加呵护。多美滋与蒙牛是一对难兄难弟,同样大作奶粉质量安全的广告,不过多美滋无法在这些广告被撤下后继续要媒体解释那81起的结石病例。

除了在门户网站做图文广告,多美滋和蒙牛都选择了搜索引擎来打消消费者的疑虑。两家都在百度投放了链接广告,不同的是,多美滋仅仅选择了“推广”链接,而蒙牛则做了更为高级的“品牌推荐”链接。

另外,蒙牛还在网易首页的侧栏刊登了极为雷人的公关广告,广告用词大有文革遗风,甚至还有错别字。

特仑苏问题的新闻报道,就如广州某媒体的评论员所说的那样,媒体并没有揭露三鹿奶粉那样的勇气,显得更加慵懒,倾向于仅仅发布权威机构的消息,自身调查则几乎没有。我们看到,各大门户关于蒙牛的负面报道也很少开放评论,我们不清楚门户网站是否新增了“不开放负面报道网友评论”的广告产品,抑或是意识形态控制机构要求它们这么做。

意识形态的央视春晚

按:计划这篇文章是在除夕之夜,但是家里的破电脑却怎么也无法打开。元宵节晚上,当我下了火车一个人在珞瑜路闲逛的时候,我的思维继续完成着这个文章的计划。

和许多在春晚之前不吃不喝好几天酝酿情绪专门撰文批评春晚的人一样,我也专心地看完了央视2009年春节联欢晚会。毕竟,这个国家最高电视机构可能使用了我们的税款来大操大办,我们没有理由让自己的钱打水漂。

无论从舞台的华丽程度还是演员的敬业程度而言,央视春晚都称得上一场演出的顶级水平,但是骂声却一年接着一年,一年更甚一年。我们不能仅仅使用一句“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得不到满足来加以解释。

央视春晚开始出现的时候,人民的精神食粮是匮乏的,从那一场混乱中走出来的人却尚在演示其对国家控制文化的不满,而春晚这种声称“与全国人民联欢”的电视节目震惊了民众。人们开始在新闻联播之外找到了愿意相信国家控制的理由。

不过,不仅仅民众有了这种觉悟,控制着同样有了类似认识——对央视春晚的批评由网络时代的开始而泛滥。这是一对不易被认识的矛盾:一方面,控制者对网络时代意见内容的多元化和传播途径简化产生警惕,另一方面,民众似乎也在控制者眼皮底下通过这些多元化摆脱长久的牢笼。于是,我们看到的作为“联欢”而生的央视春晚一步一步走向意识形态化——哪能有这么蠢的领导看不到春晚这条船其实除了打渔之外也是可以用来摆渡的?

几天前在一个地方台的节目中看到文化学者朱大可评论春晚相声的没落:相声放弃本应秉持的讽世的传统,因此渐渐不被观众喜欢。其实小品同样临着这样的危险——那些不被人喜欢的相声和小品披着宏大叙事的外衣,仅仅通过言辞狡黠来搔弄人民的笑点。春晚的语言类编导的工作变得如此简单:我们需要一个小品来歌颂农民工的辛勤付出,我们需要一个小品老歌颂军人的无私奉献,同时,我们更加需要展现奥运的小品。与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一样——韩美林说,不断有各级领导打招呼,要求吉祥物包含中国的文化,于是我们不得不使用五个小人来承载那些文化——春晚早就学会这种寄托,生怕有什么群体什么大事被忽略。宽容的总结者可能将《吉祥三保》解释为对农民工形象的放大,而另一种说得通的理解则是对农民工情绪的抚慰——其背后是将近两千万人在这场金融危机中失业,而春节过后正是潜在的失业危机爆发的时期——某国外媒体这样形容:如果春节过后中国的火车站没有出现混乱景象,那就说明出现了危机。

显而易见的是,观众并没有如期的理解控制者的这种寄托,于是我们的春晚出现了大量的靠大吼和重音来输出笑料的节目。那些重音意在提醒某些意识形态的残余的观众,需要接受什么样的价值观,于是这个节目的初衷就得以实现了。

而唯有赵本山的小品是个例外,这也是赵本山连年最受期待的原因之一。我的父亲正是这种期待者之一,除夕之夜他很早就睡了,但是要求当赵本山出来的时候一定喊醒他。

我们能够发现,赵本山在近些年的最受好评的小品中总是以一副为主流文化和价值观所不齿的形象出现,这对民众而言好比新闻联播出现娱乐新闻一般令人期待,如果你受够了新闻联播“前10分钟,领导们都很忙;中间10分钟,全国人民都很幸福;后10分钟,国外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常年累月的毒害的话。赵本山小品最能令人发笑的段落总是看似不经意而出,而非其他小品依靠重音和夸张动作提醒观众“这里可以笑了”。赵本山通过口误和表达愚昧来制造笑声,这是民众需要的,他们渴望看到最高国家媒体的一种(即使是表面上的)自我降低身份、传达与其日常叙述截然相反内容的形象,这种看似令人心旷神怡的嘲讽心理的表达隐含了他们对长期单向度而又单调的灌输式传播的不满。如果使用一个流行词来描述赵本山小品,这个词是“山寨”,是对那些着重表达某一事件和群体的小品的山寨。山寨在此处的含义是对传统权威的挑战。

应该说,在当前传播语境下,由央视出品的春晚存在着原罪,这原罪从央视出品春晚之初就已经存在,只是当时的人们并没有条件来识别它。而现在,人们正通过发表对央视春晚的谩骂来声讨其原罪。

只准报韩国元宵踩人,不准报央视大楼起火?

新闻办对于央视大楼火灾发出的“只准使用新华社稿件”的指令是我接触过的类似指令中最令人不解的一份:一次火灾,一次许多目击者暗示是元宵烟火引起的火灾,为什么需要如此谨慎的处理?难道“深入报道”此次火灾可能出现三鹿奶粉式的后果?

当各个网站纷纷将火灾新闻压后时,我们看到原先央视大楼火灾的火红图片被韩国元宵踩踏事件的火红图片取代。看了这一变化,我们似乎能够体会到新闻办的良苦用心了:套用一句评论新闻联播的句子说:中国人民生活幸福温暖,而国外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从年前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职演说直播被央视活生生中断,到中国媒体处理温家宝被鞋袭,再到新闻办对央视火灾这样一场在民众心中甚为平常的事故的报道的敏感情绪看,最近的国家媒体对于新闻事件正进行过于敏感化的判断。奥巴马说一句共产主义就能动摇我党执政基础,还是央视大火烧能够动摇了民心?其实从最近如火如荼开展的网络反低俗的活动看,过度敏感的后果是民众越发无语的看待本应被严肃对待的口号和话语。我想,这些过度敏感的反应应该是媒体对2009年的自我判断的反应

读新闻:公安部与依法治国是什么关系?

新闻公安部就赵C案作批复:姓名登记应使用规范汉字

公安机关似乎应当是中国落实依法治国策略的保障,但是中国公安部不时抛出一些言论、做出一些批示来打自己的嘴巴:在最近的一次是公安部长助理郑少东的言论,称对企业高管慎用拘留措施。该言论出在国美黄光裕被拘之时。不久之后,郑少东自己也因与黄光裕相联系的经济问题落马。

这“公安部就赵C案作批复”便是最新的一起:当事人与当地公安局正在二审的司法程序中,而公安部的影响力显然能够左右当前中国不够透明不够公正的司法审判,这一批示很可能造成当事人二审败诉。

其实当事人如果败诉是能够接受的——给自己儿子起名为赵C确实是脑残行为,但是以一种行政影响司法的手段取得最终结果却违背法律精神,而公安部无视司法公正,以上级行政机构的身份影响审判更是与依法治国相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