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英文版:一种中国的观点?

新华社英文
下面这块红的是Youtube视频,只是中国看不到

用Google Reader浏览新闻时,看到Google News中收录了新华网英文版的新闻,关于奥巴马访问墨西哥。这是我头一次看到Google News中出现新华网的新闻——Google News原本只去西方主流媒体作为新闻源,例如纽约时报、美联社、彭博社、BBC等。

联想到一个月前中国加大投资意图打造“世界级媒体”的决心,新华网的英文版看来是这种决心的现实——虽然其原本意图仅仅在与在关于中国的重大事件中突出表达中国的意见,避免如去年西*|*藏暴乱中国内媒体失声而造成无法及时打造有利局面的悲剧。

而现在,这种有利局面的打造正在热情实施中——许多国内敏感事件中(例如北京王府井的一些事故),新华社通过比国内中文稿件更加详尽和及时的英文稿件进行率先报道,成为许多蠢蠢欲动的西方“敌对媒体”的一手信源。

chinaview.cn,这是新华社英文版使用的独立域名,比那些法文版和其他各种鸟语版的二级域名更加高级。相信新华社的英文版聘用了众多非中国人士进行媒体报道——那些报道看起来专业而没有新华社的一点印记。

醒来吧,让我们冷静地写作

上午,阵阵敲门声的最后几声将我吵醒,等我去看时,已经没有人了。我相信那是送书的快递员。下午,勤劳的快递员果然又来了,于是这本《醒来》也到了我的手上。

醒来

《醒来》的副标题是“从甲午战争到镀金时代”,这是个诚实的标题,他表明《醒来》仅仅是许知远在经济观察报任主笔期间发表的政论文章的合集,它们中的一部分我在报纸上已经看过。

我已经记不起上一次买书是什么时候了。不过《醒来》还是有买的价值,虽然与现在的许知远相比,《醒来》的笔调更加像是一个纯粹的文人,而不是一个知识分子。

如果你使用Google reader的话,你会发现自己每天会被强迫去阅读大量的文字,而大部分都急功近利——不是为了自身观点的发泄,就是为了网站的流量,我们更加渴望看到许多冷静的文字,它们的作者看似躲在暗处,却是在这个局中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局外人。前不久,我找到了一个用来形容那些冷静地写作的人:焦虑。

许知远被外界描述成一个充满焦虑和传播焦虑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我想,这是一种冷静写作的来源和动力。

大多数时候,我的文字总是带着令人疑惑的“外文”的印记,我想现在我也开始喜欢将它们披上焦虑的外衣——如果我们所处的环境不允许,那么我们的文字可以将我们塑造成一个局外人,这种身份的定位能够让我们更加自如地提供观点洞察事物。

习惯冷静写作的人有一个特点,在描述他们的目标时,目标总是被视为一种充斥病症的个体,众多和这个目标有联系的事物带着同样的原罪。比如,当他们谈论武汉新竹路一个小区里发廊成群时,免不了要提及小区外面那个熟练的铁板饭师傅,他们相信,这些人和这些事物之间总是存在一定的联系,他们必须被解读。这种解读的欲望背后,就是他们的焦虑和“忧国忧民”之心。

习惯冷静写作的人不常赞美他们身边的变化,他们认为这一举动过于鲁莽。比如当他们看待举世瞩目的北京奥运时,热情洋溢的美女志愿者并不能打动他们,他们会提醒世人,注意这“荣耀背后的暗示”。当他们不得不(会是由衷么)提到一些令人欣喜的变化时,他们也尽量小心翼翼。他们不像媒体记者那样在两会时紧盯着人民大会堂门口进出的代表,他们的目光可能停留在远处的迎宾小姐,并努力从她们那灿烂的笑容中寻找中国民主前进的标记。

习惯冷静写作的人永远不在挤满了人的那个窗口往外看,他们总能发现属于自己的视角。或许他们并不期待读者能够从自己的文字中感叹“原来如此”,他们更加希望读者与自己一起焦虑。

“我日复一日地穿过这座城市,却从未产生过了解它的愿望。我上一次去故宫是15年前了。我差点忘记了,它是世界上最辽阔与宽阔的宫殿,它高耸的红墙比起白金汉宫或是凡尔赛宫巍峨得多。”这是我随手从《醒来》中翻到的一句话。更多的句子都如这一句那样,让人不高兴,让人焦虑,让人不由自主地思考这句话暗示了什么。或许这就是冷静写作的人“小九九”吧。

使命召唤5小评

使命召唤4之现代战争是在考研复习中玩的,我的机器不是很好,只能把画质降一降,没想到使命召唤5之世界大战也这么快出来了,昨天买了碟,一下午时间就通关了。

使命召唤5有许多让人感叹的特征,比如,24小时的Keifer Sutherland为美国大兵配音——最后主角却死的很可惜。使命召唤5相比前作,更加娴熟的运用了电影的叙事手段,懂得调动玩家的感情——或许沉浸在二战这种回忆中,感情是很容易被调动的。例如最后贡献柏林、往国会大厦楼顶插红军旗帜的时候,虽然被一个德国兵暗算倒下,但是苏联老兵扶你起来跟你说:you can make it,the honor is yours,这确实令人感动。

使命召唤5虽然很短,15关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搞定了,但是许多元素一直令人回味。这是我玩的第一个有攻打柏林情节的FPS游戏,雄伟的国会大厦在一波波的冲击中淹没在炮火和烟雾之下,我想,或许一个国家的首都遭此待遇,这个国家才会有一个根本改变,而东京正缺少一次这样的待遇。

使命召唤5中有许多美军和日军对战的关卡,很是过瘾——虽然日本人总是被设计成不要命的敢死队员的形象,不过当你冲上冲绳的日本寺庙时,还是有一种暗自的兴奋,这也算是这种历史背景的游戏的教育意义之一(研究还说FPS游戏能够改善视力……)。

网易小幅优化评论体验

网易的评论系统在近日不声不响地做了许多细节上的变动,包括:

——把原来评论页的“跟帖”又换回来了,换成“评论”,不知道这是其自身的改良还是外界压力,毕竟将新闻的网友评论模糊说成社区类型的“跟帖”是不够正规的——网管办要是发通知说某某新闻关闭评论,网易怎么搞……俺们没有评论,俺们只有跟帖……

——直接在新闻内容页设置评论发表框(不知是不是我记错了,以前有么?)

——更改了评论页的配色,尤其是支持和反对的数字的颜色,与网易的整体色调更加协调。

——在评论页设置“网友支持”和“网友反对”选项,供查看最新评论中支持和反对相对对的评论。应该说这个功能多少缓解了“热门评论越热、最新评论没人看”的尴尬,但是却无法彻底解决这个难题,貌似没有一个门户网站有好的解决方法。

——设立独立的tie.163.com的跟帖首页,选取精彩的跟帖。之前有不少博客已经在从事这一项工作了。

——优化了手机的评论体验。网易是门户里最后一个开发专用手机界面的,在最新的手机界面首页,也强调了评论功能的优化,在上次网易修改了评论页面的载入后,UCweb一直无法查看评论,现在已经能够正常发表和查看评论。

最近的言论尺度很紧,网易即使在很普通的时政新闻中都存在诸如“评论共6134条 显示369条”的尴尬现象,看来网易希望从用户体验方面强化评论在新闻业务中的支柱地位,并以此安抚那些在禁言的压力中极其郁闷的忠实网民。网易的评论质量也在下降,原本令人欢迎的揭示新闻真实的帖子减少,而那些以取乐为目的的帖子则大受网易欢迎。

实用逻辑和信仰学习

在一个由非政府背景的环保组织发起的“关灯一小时”活动面前,我们忧虑的不仅仅是开关拨上还是拨下这种简单的判断,我们还担忧一场可能发生的大规模停止用电是否会影响电网的运行,我们中的一部分甚至相信关灯行动背后的“险恶的政治用心”

对于关灯,许多人表示无法理解——一个中等城市的路灯早关五分钟就比大规模的一个小时的熄灯折腾省电的多,如果仅仅是为了宣示环保的概念,为何不熄灯比如10分钟?如果你无法理解,那么你也必然从未真正理解过,史前时代当人类尚在为狩猎生存而奋斗时却花时间去岩石上记录自己和家人的生活;你也必然从未真正理解,为什么如同一堆劣质颜料组合的梵高的印象派画作能够几乎被西方誉为神圣;你也不会真正理解,两个事业有成的男人为什么会打一个能不能从南美雨林里找到一条蛇的赌。

我们在能够接受意识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生活在“抛开争论,潜心发展”的意识形态之下,我们深受实用主义的困扰——当我们举手投足时我们总是由衷地自我呼唤:这是正确的么、这有利于国家民族么、这有利于经济发展么?我们被成功教育地充满了集体主义的荣耀之感——没有一个国家的民众有中国的那样忧国忧民,在关灯的那一刹那都能够及时想到这一关那电网是否承受得了?

我们能不能不要永远装作如此理性?我们能不能让我们自然的内心放纵一把?或者我们表现的如此理性和实用主义,是由于我们根本已经找不到自己那自然的内心?我们的内心仅仅充斥着劳动的冲动,我们唯一“正确”的信仰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生活而奋斗、是为了实现某个主义。

这是一种已经弥漫遍野的国家和民族的焦虑——在那些更加发达的国家我们经常能够见闻不少被我们评价为“吃饱了没事干”的事情,例如花费半个月的时间摆好一片多米诺骨牌然后在半分钟内将它们推到——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心态,前者唯一被告知和关心的是狩猎,而后者则像他们的真实的祖先那样,知道应该在坚硬的石壁上蚀刻自己的生活。我们应当看到瞩目的增长的荣耀背后的暗示,暗示完整的人性和人格正日渐消弭。

而被许多人贬为“无聊”的“地球一小时”行动正是这样一种久违的蚀刻的生活,如果使用“有用无用论”来判断,这确是一种形式主义。但是相信当你虔诚的与多少个和你一起等待那一刻到来的人同时关闭电源时,你肯够体会从史前延续至今的人类纯洁的理想和信念,这信念抛开政治的分歧和经济的距离。有那么一天,拒绝接受的人会发现,自己在焦虑和忙碌之中抛开经济发展的光芒,渴望寻找一股基于“普世价值”的人类共有的温暖,好比当我们努力寻找看到圣女在奥林匹斯山采集火种时的那丝感动一样。

严厉的家长和孩子的糖果

国办回应五一长假争论:各地不得自行安排

这条仅仅涉及民生的新闻在各个门户网站都关闭了评论——事实上评论曾经一度开放,不过几乎都是针对国办的负面评论。

昨天广东省宣布五一放假7天,今天国办就回应“不得自行安排”,最令人期待的是广东省接下来该如何行事,是取消之前的通知,还是不理国办的回应?在“与中央对着干”这种罪名面前,地方政府的“朝令夕改”或许更加能让保守的政府官员接受。在境外的网站上,经常会有文章分析广东与中央的微妙关系,一个关于的五一假期争论让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有机会在我党自己的媒体上见识到这种微妙,这才是值得关闭民生新闻评论的重点。

广东在改革和行政上的大步流星已有先例,曾经有一份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议书——这被当地认为是重塑广东如同30年前改革一样的带头大哥地位——由于过于激进而被中央要求搁置。在五一假期的调整中,我们能够隐约体会到广东的一股怄气。

以上光讲这条新闻的处理上的微妙之处了,为了文而对题,我们还是要扯一扯五一假期的调整。

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官方总是干着一些违背民意的事情、小平同志论及土地承包制改革时曾经说过,人民需要的东西,合法的我们要支持,不合法的我们要使它合法。而国办正在干着这样一种蠢事:既直接违背民意,又不出来解释为什么民意是错的,行政是对的,同时还关闭新闻评论,堵住民众抒发怨气的渠道。

国办的依据是两个:1、《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2、《国务院办公厅关于2009年部分节假日安排的通知》。大意是这两个文件规定不可违反。中国当前缺乏一种机制:作为最高权力机关的人大的功能在应当发挥作用的时候无法发挥作用——既然公众对假日的安排有争议,为什么不通过人大来投票决定,而是让行政机构来决定?

显然,休假权并不是民众的一种自在的权利,而是政府赋予的一种福利:乖孩子才有糖吃。也难怪会有人认为,不放假其实是不让我们停止生产——要是老是放假,保8谈何容易啊。

低俗的校内和冷清的校友

前几天有许多邮件邀请我去QQ的校友,进去一看,人还是相当少的,虽然之前说要与校内网进行竞争,但是其用户大多是看不惯校内的人流如织和浮躁气氛而出来的——或许有些人天生就不喜欢有太多人的地方,太热闹了,反而无法像自在地躲在一间屋子里说话,聊天的感觉了。

QQ校友能够通过QQ好友来深入联系,这是校内等其他SNS网站不具备的优势,虽然他们都有通过输入QQ号码和密码进行批量好友添加的功能,但是前提是用户将已经添加了这些信息。虽然QQ校友现在用户很少,但是假以时日,QQ的粘性还是想腾讯吸引门户用户那样地再次为校友贡献力量,比如之家在QQ上提示校友的新动向等等,因为一般用户登陆聊天软件的可能性总是要大于SNS网站的。

和数不清的网站类似,听起来纯洁的校内也是懂得美女攻势的,美女总是容易成为人气之星,而推荐美女人气之星就是校内拉动互访的工具——指不定哪天你看到谁长得顺眼你就点击了她?

这就是学校里的美女们啊,一整排出现的时候,是不是有点低俗?我问了一些女生,她们的首页也出现了不少美女,貌似校内尚未主动在这块挖掘——加一个判断语句来根据用户性别显示男女人气之星是一件多么容易实现的事。

某低俗网站用来吸引广告点击的低俗图片

汇源并购案失败会否造成激冷效应

由于担心“造成垄断”,商务部通过反垄断审查手段阻止了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一案。在随后举行的外交部新闻会上,发言人直言:中国的市场是开放的。

不过,有部分国外中小投资者担心这一案可能对自身的收购行为造成影响。19日出版的香港《南华早报》分析了当前国外私人资本在中国的投资环境。文章以“China raises chills as Coke bid bottled up”为题,令许多即将进行并购的投资者纷纷奔向法律界人士,以分析“造成垄断而被禁止”的可能性。

不过关注中国法律的英文博客

Carlyle Group公司难以增持徐工集团的股份以获得控股权,因为当地政府和媒体认为,徐工机械是具有“战略意义”的企业。但是作为果汁这种非战略也非关系国家安全的并购也被阻止,这是很多人想不到的。

同时感到悲观的还有一位自1979年来一直为美国在华投资商提供法律顾问服务的人士Steve Dickinson。他认为自此案后,许多在香港准备投资内地的投资人可能会回老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