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购票,莫因技术造成新壁垒

温州一家报纸刊登了当地一名农民工写给铁道部的一封信,信中讲述了他4次到火车站排队买票,依然未能如愿。工作人员告诉他用网络和电话购票,可能比排队更 快,但他信中表示,没有网络售票的时候,他还能依靠排队购票,如今开通了网上购票,像他这样不懂电脑不会上网的人连排队购票的希望都没有了。

技术革新的本意是为了方便民众,然而技术的进步不可避免地形成了新的竞争:当初的电话购票挡住了无法便捷接触电话的人群,如今更加复杂的网络购票则更像 是专为熟练使用网络的人群而设——下载安装证书、注册登录、网银支付,这一套复杂的流程足够令没有网购经历的互联网用户望而却步,更不用说那些完全不会使 用电脑的农民工。这还不算上高峰期网上购票可能遭遇的无法登录、支付等技术问题和差强人意的网站功能设计。

大众传播中有一个知沟 理论,大意是由于社会经济地位高者通常能比社会经济地位低者更快地获得信息,媒体传播的信息越多,这两者之间的知识鸿沟也就越有扩大的趋势。打个比方,这 个社会越倾向于利用电视或者网络发布对人们有用的信息,那些无法接触电视或者网络的社会底层就会愈加脱离社会。社会进步所造成的鸿沟无可避免,自从人类使 用文字以后,不识字的人就逐渐落后于社会;网络兴起之后,能够上网的群体获得了大于其他群体的海量信息。

Continue reading

密码泄漏事件:现实和阴谋论

最近搅得互联网人人自危的大规模密码泄漏事件起于程序员社区csdn的600万密码被曝光在网上。其实许多非程序员在这个网站应该也有帐号,比如我这样为了下载某个软件注册的帐号,这种帐号我也就没有在意。

后来我下到一份据称是人人网的500万帐号和密码,经过我随意测试,部分帐号和密码能够顺利登录邮箱,部分能够登录人人。经过搜索,其中没有我的帐号。

我真正中枪是天涯、开心网和多玩——这三个网站中我使用了不同的帐号和密码,天涯的帐号是多年以前注册的,几乎没有发言,而多玩的帐号同样是为了下载,但是开心网中有大量的个人信息和关系网络。当你发现自己的网络帐号能够直接在网上检索到明文密码时,惊讶程度不用我形容了。

Continue reading

抗争与自由——《言论的边界》读书笔记

在2009年的时候,我开始寻找,是否有一本书能够告诉我,造就当今美国言论自由的原因和过程是什么。2011年的时候,2010年翻译出版的《言论的边界——美国第一修正案简史》已经在网上有不错的人气了。最近看完了这本书,做一点笔记和感想。

1918年美国加入一战时,蒙大拿州颁布《反煽动叛乱法》,比如你说战时食品管制是个笑话这样的话,就有可能被最长关20年。共有79人因此法案以各种言论罪入狱。2006年,蒙州州长为这些人平反,并祈求宽恕,他说,每个人都有批评政府的权利。

恐惧历来是自由的大敌。1940年时,拒绝向国旗敬礼的人会被赶出公立学校。仅3年后,这种强制表达忠诚的行为被判定违宪。但二战后,忠诚度调查充斥政府机构,20年代对共产主义的恐惧情绪重返美国,对言论和信仰自由的践踏直至越战前才有所缓和。

当今的美国人很难相信对色情内容的审查离他们并不遥远。1956年时还有书商因卖某些书被起诉。英国人也是如此,直到1968年政府才停止对剧目的审查。不过好在现在他们有了共识,“最好的审查,是人民自己担任公众舆论的监护人,而非政府”。

Continue reading

六年的二战实时推文穿越直播开始了

在twitter上,名为@RealTimeWWII 的帐号正在以每日超过40条推文的速度重现1939年德国军队横扫欧洲的情景。目前该帐号已经吸引了超过45000名关注者(译注:每日电讯报报道后一天后,迅速增加到75000多名followers)

推文的内容覆盖了重大的军事和政治进程,同时特列了当时的战地照片和影片作为目击的证据。

24岁的发布者Alwyn Collinson说,这一项目是为了帮助人们“体验身临其境的感觉”。

“我希望运用twitter将历史带给现在的人们,帮助他们身临其境地理解历史,而不是通过通常的间接叙述,”他说。

“我想人们看到当时的人,就像他们就在一旁那样。”

就已有的推文看,最忙的一天发生在9月26日,这天德军对华沙发动最后袭击。Collinson通过波兰士兵和平民的视角展示了这一过程,并针对twitter140字符的限制作了删减。

“伤员源源不断送来,病房饱满,我们不得不将那些没得救的留在走廊。”一条来自护士Jadwiga Sosnkowska的推文这样写道。

“推文完全是事件驱动的,”Collinson说,“那些展示当时人们关心内容的素材,例如新闻报道都能在网上找到。”

“我一个人在更新这些推文,不过现在已有志愿者将推文翻译至西班牙文、葡萄牙文和俄文(译注:中文也已开始翻译)”

Collinson打算要更新6年的整个战事。他的祖父在1942年2月日军占领新加坡时被俘过。

“我并不打算草草了事,”他说。“我知道那段经历影响了他的后半生。”

via telegraph

那些忧伤的历史学家

毫无疑问,那些目之所及距离现今越近的历史学家就越危险。于是,当港版中国历史教科书已经把年代写到1995年并细致地描述过去半个世纪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历史时,国内历史教科书只能识趣地以只言片语带过。

历史教科书与历史研究确实是两回事。若因教科书而藐视国内的历史学家和历史研究,便会遭受那些认为国内记者不配称为记者的人相同的待遇——是的,他们忽视了环境。如果我们结合了国内的环境来看历史学家——尤其是近代史学家——会发现他们的确和记者一样是最苦闷的人群之一。

那些整天把头埋在发黄的线装书中的人们是整个社会的宝贵财富。将所有的历史文献电子化并可检索要比陪养一群爱看线装书的历史学家的花费高得多,尽管对于那些尤其需要他们的人来说,后者存在更大的不确定性。当历史学家沿着过去的历史的轨迹回首当下时可能会感到遗憾,因为那些忠实描述历史的想法都被自己扼杀在脑中了。有一天他们会希望那些由冰冷的机器组成的搜索引擎能够早些代替他们这些类似“问答服务”的血肉之躯。

Continue reading

建党伟业的观后感

邪恶的分数还能再现么?
邪恶的分数还能再现么?

我在影片上映前就说,如果单位愿意出钱请我们去看这部影片,我还是会去看的。不过情况并不十分如人意,比如,我现在属于还没有单位的青黄不接的状态。又比如,ring突然表示要去看看明星。于是我就提前花钱看了这部名声极臭的电影——一大遗憾是,原本我希望能够在学校周围这种愤青较多的影院中观影,以便在影片高潮时能够和大家一起高喊打倒啥啥之类的,可惜最终走进了一座小城位于郊区的影院了。

建党伟业在上映之初就披上了谜一样的色彩,例如豆瓣直接删除了影片的条目,时光网关闭了本片的评论和打分。唯有Verycd的条目坚挺地保持2.2分的评价。删除了条目的豆瓣曾经给出了5.1分的评价,不过据各位好事者根据评分真实计算的结果,得分低于2。这种充满喜感自我发挥,说明网站并没有接到需要对建党伟业进行处理的明确通知。

抛开应当被理解的心情的元素,我觉得对这么一部奇葩的影片打分也是需要凭良心来的,因此在读后感的末尾,我也会打出一个靠谱的分数——与众多没有看过影片就评分截然不同的。

Continue reading

师大在线,一个校园媒体的实验

啊,好久没有更新博客了又。这是一篇写给师大在线十周年的回忆文,放在这里吧。

如果能够给我一个回忆的机会,我可能会不厌其烦、静静地坐下来想,或许那是师大在线最令人欣喜的发展状态。

但同时,那也是一种令人操心的状态。想想看,一群年轻气盛的校园记者敲开某个重要的学校职能部门负责人的办公室门,告诉对方,如果不能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便不得不在报道中展示该部门不愿面对问题的窘像。

在我亲历的众多类似的场景中,那些喜爱面子和正面报道的负责人多半会将记者拦下,用圆滑的回答表示将会解决存在的问题。

几年过去,师大在线依旧没有改版

在那种最“令人欣喜”的状态下,师大在线确实在内容上成为一个准市场化的媒体,我们除了和其他媒体一样善于捕捉校园里的新鲜事,也努力将自己打造成一家能够被信任的校园媒体,在内心深处,她的成员们被训练成真正的记者那样,忍心将自己多年生活的地方鲜明地分成完美和糟糕,歌颂其完美,同样毫不留情地向人们展示那些不愿示人的部分。

不禁回想起这些令人惭愧的细节是因为,作为高校宣传机构,当时的师大在线未曾明显地向自己的成员强调宣传、和谐和妥协,却不厌其烦的训练记者和编辑的锐利的眼光、挑剔的词句和对冲突的直觉。在有助于实际问题解决的前提下,我们训练记者,去抓住管理部门和学生的冲突,因为我们相信,暗示的冲突和矛盾能够帮助人们从外部理解事件的核心,并有助于达成一种妥协。

Continue reading

和领导对话,和女友对话

从国内媒体的经验来谈,记者在对话领导的时候几乎是把领导当作自己爱发脾气的女友一样,生怕自己惹恼了对方被对方抢了录音笔。在这种情绪下,记者们通常无法具有足够的底气去平等交流。

芮成钢元气弹收集中

奥巴马就是这样一位领导,至少在芮成钢眼中。连续两年参与报道G20峰会,芮成钢都没有发现其实奥巴马和国内具有女友气质的领导有所不同。这阻碍了他的判断力的增长——为了与领导的气场类似,芮成钢觉得自己应该拉一面大旗放在自己身后遮盖那烂菜叶一般的问题。如果看过《七龙珠》,芮成钢的行为就再好理解不过了——他不就是在造一个元气弹么?

嘴皮子上的功夫如果需要制造一刻元气弹,那只能说明他是虚弱的。中国记者在国内和领导过惯了阴盛阳衰的日子,出去就算见了大场面,也习惯性的硬不起来。这也是一种他们可以推脱的虚弱,我们定义的媒体和记者本就是人的一个部位——喉舌——而不是一个完整的人。记者本身的工具意识固然四处弥漫却也不是无法克服。不过,芮成钢从高考状元到国外一流大学的访学经历似乎完全没有起到作用。它们现在最大的作用估计是让评论者“难以置信”的感叹更加沉重一些。

中国现有政权下的记者们原本就是党创造出来面对民众的工具,他们开口的时候代表了党。而当他们乘着市场化的快车反过来向党和党的领导发问给民众看时,一种吃里扒外的罪恶感就油然而生。于是记者们就用代表民众来减少胆怯和罪恶。记得大学教授新闻采访和写作的老师举了一个例子,那是一个关键时刻问对问题的典范。98年水灾,某武汉媒体的记者抢到一个提问总理的机会,他说,自己代表武汉市民问一个问题,武汉是否安全。总理给了肯定的回答。这是一个受过国内教育的人很难质疑的提问。中国的传统讲究名正言顺,记者缺乏独立性和独立人格,他们找不到说服自己与官员平等交流的正当性,而唯有以整个民众群体为代表,才心安理得。

和暴脾气的女友对话其实和这个差不多。男人们通常很难和女友进行纯粹的交流,你得不停的声明自己是为了对方好。男人们恨不得有个仪器来检测女友的脾气指数,以便做好对策。今日的记者之职责,问责官员也是其中之一,不通过人与人的平等交流,动辄代表全国代表亚洲,用几亿人道德去盛气凌人,这种自我壮阳恐怕也是胜之不武。

卧底报道的合理性与合法性思考

隐性采访也称为暗访、秘密采访,是相对于公开采访的一种采访方式。一方面,对媒体警惕性的提高令常规采访无法获得真实内容,制作监督性报道的媒体不得不使用秘密手段在被访对象不知情的状况下进行采访。另一方面由于媒体竞争加剧,市场化媒体通常需要监督性、揭露性的报道来取悦读者,为媒体获得名誉,这让隐性采访成为媒体的一项利器。

2010年上半年,发生至少12起员工坠楼死亡惨剧让人们对富士康这家庞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厂颇为感兴趣。但是由于富士康并未向媒体完全开放,媒体报道也仅仅限于发布会性的记录。2010年05月13日,南方周末带着一篇《富士康“八连跳”自杀之谜》出街。这是一篇由报社实习生卧底富士康28天后写作而成的报道,其中描述了富士康普通员工的生存状态,以求揭示富士康员工跳楼之迷。

同样是报道富士康负面新闻,2006年6月,《第一财经日报》曾以一篇《机器罚你站12小时》遭富士康起诉。即使最终和解,但是富士康对媒体负面报道持极为敏感的态度是众所周知。南方周末这篇卧底报道没有引起富士康的反应,恐怕是由于富士康正处在员工连续跳楼、政府调查介入的漩涡之中,无力理会所致。虽然南方周末卧底报道终获安全,但是对这种卧底隐性采访的侵权可能性仍旧有讨论的价值。

Continue reading

面对变革的阅读(1)

Amazon Kindle自诞生以来,一度被认为是出版业的革命者,至少从Amazon内部来看,这种革命正在发生着。据Amazon副总裁说,“亚马逊的客户所购买的图书量是一年前的3.1倍”,Kindle商店的图书数量已达到50万册,其中包括了《纽约时报》评出的111款最畅销图书中的100款。

后来者iPad肩负着更加重大的使命,因为它既是出版业的潜在革命者并需要兼任“Kindle杀手”,同时也是传统新闻业的革命者——随着iPad发布的时代杂志和之后发布的连线杂志均展示了iPad出版的美好的图景。但是它们是否准确的展示了阅读方式变革背后传媒业能够继续生存和发展的走向?许多老牌的媒体至少还没有笃定走这条路——在被迫破产之前,它们趋向于利用自己已有的影响力来做盈利的尝试。新闻集团不喜欢Google News免费获取他们的内容已是众所周知,泰晤士报的在线内容也在7月2日刚刚停止免费开放。甚至,在这场还看不到未来的传统媒体变革中,还有人民日报受挫的身影。

阅读提示:这篇文章有三个部分,这里仅是第一部分,剩余部分不会另发文章而是继续写作。

这篇文章是某个课程论文的雏形。文章暂时假定读者熟悉媒体业,故此“那些等不及的就关门了,还留有残念的则撤了他们的实体报纸,摇身一变成了一家纯粹的网站”这种词句暂时不详细说明。全文完毕后会统一注释。若造成阅读困扰深表歉意。

update:7.5更新:传统阅读优势何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