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键词 6月7日

曾经有个老师说,媒体的关注点只有两个,经济和文化。这两天的媒体的头条似乎表现的就是这个意思。今天的英美媒体头条只有一个:失业和高油价。而反观中国,虽然美国的失业的在中国短时间也难以引起蝴蝶效应,但是高油价造成的影响,中国媒体还是普遍后知后觉。在美国,新闻标题异常严峻。失业和高油价动摇经济之类的标题随处可见。


洛杉矶时报的头条:Unemployment, oil prices pile on economy

more


纽约时报:Job Losses and Surge in Oil Spread Gloom on Economy


今日美国:Food costs to stay high

成熟的媒体是国民经济的一种危机守望,它们时刻关注着国民经济的运行。反观国内媒体,我们更加关注政治意味的信息,经济上则是一片大好。即使食品价格大涨,官方还是出来说对民众影响不大。

五人死亡

官方澄清:抗震救灾部队无人员死亡
http://news.qq.com/a/20080530/000115.htm 昨天开的发布会

http://qi.uwangliang.blog.163.com/blog/static/8170985020084295413312/?fromTodayFocus
这个特警的博客里却提到 14号有个同志牺牲

对“枇杷门”评论的解释

我想,高校和政府一样,在应对公众的负面情绪,或者可以预见的负面情绪时应当学习企业做法,在公布事实,发表评论以及做出措施之前应当有谨慎周到的研究,即使面对相对紧急的事务时也应当如此,否则有可能令事情更遭。这倒不是说我们在做事前要拉几个人来商量,而是说要有这样的一套程序,什么样的事情出现时,自然应当由什么样的具有专业判断能力的人来作出成熟的决策。

举个例子,几天前四川纪委某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承认有部分救灾帐篷流到外面去了,但是昨天有新闻说四川纪委称没有帐篷流出,虽然这个新闻很快从大网上撤下来了。这就是四川纪委没有成熟的应对紧急事务传播手段的机制的表现,在这个敏感时候,他们更需要统一口径,谨慎出言。

我们所知道的高校处理突发事件的方式都差不多,能瞒住的就瞒,瞒不住的就出来表个态。这本身没有错。我写那个文章的重点是在于,我们处理问题的时候仅仅从学生可能的对立情绪来做常规的表态,比如一定会有个满意的答复之类,而并没有从事件的具体情况出发。比如这个事情,我想相对于如何安抚网民、学生的情绪,作为一个教育机构的大学来强调受伤学生的义举更为重要。毕竟在这种尚被认为是正义的道德即将丧失的时刻,学校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来保住它。但这仅仅以一个学校的角度来观察这个事件,或许从一个更大的社会来讲,就应当从法律正义的角度来处理来回应公众情绪了。但是方向还是一样的,如果想长久的省事的话,一种类似的应对机制是必须的。

“枇杷门”下的道德和秩序观

众所周知的枇杷门事件已经过去了将近10日,之所以再次提起,不仅因为看到“记国殇日的校园暴力事件”这样的强帖人没有从人们的记忆中消退,看到所承诺的合理的解释没有出现、合情的追问没有回答,更因为本对此事也有感怀。

“枇杷门”很容易被以一种社会眼光解读为一起带着对权力充满厌恶和唾弃的阴影的暴力事件。从这个方面看,事件很容易地就能被描述为:两大学生见有人折树摘枇杷,上前阻止并欲拍照,遭对方暴打,退至医院求医时复遭暴打。

如果没有互联网,事件的传播并不会是现在这个版本。暴力+大学能够组成一个令公众兴奋的词组,这并不意味着公众对暴力和文明有着天生的警惕和兴趣,而在于,首先公众长期生活在一个不透明的世界中,这个经历养成了他们的多疑和敏感。其次,官方往往希望从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角度概括民众——这里也就包括参与这次事件传播的论坛网民——的利益。但这不是件容易事,因为中国的政府部门,包括高校,并不存在一个处理应对紧急事物传播手段的机制,许多决定通常被草率的做出和执行,而许多这样的决定造成的影响将难以挽回。

在中国基本经济制度的框架下,文化系统也有着相应的价值传播。还记得我们从小就应当记得的价值观念么:应当以集体利益为重,当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发生冲突时,应当把集体利益放在首位。这是个人类核心价值体系建立过程中伟大的创想,只是它生不逢时——当它被广泛传播时,大部分中国人正处在狂热之中。我们能够在许多场合找到一些正面范例——在救灾中,救援人员发现一名男子卡在一个逃生口,里面尚有众多幸存者,该男子毅然扯断了自己被卡住的腿,打通了逃生通道。这也是一种集体主义的价值的升华。然而在枇杷门中,我们必须承认这种品德正在受到动摇。

经济学上有一个有趣的问题,为什么茫茫汪洋中的鲸鱼正在面临灭绝的危险,而小小的鸡却没有相同的忧虑呢?让人信服的解释是,因为鲸鱼不属于任何人,但是鸡却往往有所属,鸡的主人知道如果不遵循可持续发展,天天杀鸡取卵,自己就会没有好日子过。显然,高校中的枇杷树在两位被打的学生眼里正是有所属的,它属于集体——这一判断来自与集体主义的道德观。两位学生行动的指针正是与正破坏其心中道德观的“华师家属”斗争。

令人疑惑的是,作为传统秩序的维护者和主流道德的捍卫者的官方,却并不急着维护这种以维护集体财产为表现的集体主义——我们首先看到的便是保卫处的漠视,而后我们又看到了论坛中关于此事的质疑讨论被迅速禁止。同时,官方在很长时间内都没有以维护秩序的热情来赞扬维护了道德的学生——学生究竟是在道德的体制下被重视还是在秩序的环境下被重视?换句话说,我们不得不怀疑,良好的秩序之于官方与良好的道德之于学生,究竟哪个更宝贵?

官方对此事的处置方式显示,道德危机并没有被清醒的认识到。我们扪心自问,当我们再次面对类似事件时,我们还会不会站出来,哪怕是以“更加合适的方式”?与轰动一时的南京彭宇案类似,从基于对人性本是充满温暖的普世认同到对维护集体财产并以此为正义的价值认同出发,作为教育机构的大学是否应当为这种道德的消逝承担责任?

发个视频,以为地震祭

很喜欢的一个视频,Declan Galbraith在小时候唱的一首歌,虽然主题不同,但是意境类似,以为地震之祭

歌词:
In my dream,children sing

A song of love for every boy and girl

The sky is blue and fields are green:

And laughter is the language of the world

Then i wake and all i see

Is a world full of people in need

Chorus:

Tell me why(why) does it have to be like this?

Tell me why (why) is there something i have missed?

Tell me why (why) cos i don’t understand

When so many need somebody

We don’t give a helping hand Tell me why?

Everyday i ask myself

What will i have to do to be a man?

Do i have to stand and fight

To prove to everybody who i am?

Is that what my life is for

To waste in a world full of war?

chorus:

(children)tell me why?(declan)tell me why?

(children)tell me why?(declan)tell me why?

(together) just tell me why, why, why?

chorus:

chorus chant:

Tell me why (why,why,does the tiger run)

Tell me why(why why do we shoot the gun)

Tell me why (why,why do we never learn)

Can someone tell us why we let the forest burn?

(why,why do we say we care)

Tell me why(why,why do we stand and stare)

Tell me why(why,why do the dolphins cry)

Can some one tell us why we let the ocean die?

(why,why if we’re all the same)

Tell me why(why,why do we pass the blame)

Tell me why (why,why does it never end)

Can some one tell us why we cannot just be friends?

Why,why

灾难预警与执政自卫

地震发生时,我正在一幢45层的写字楼里干活,当办公室的时钟不停震动的时候,几十号人差不多已经跑完了。我在思考,他们能跑到哪里去呢?而我还在和群里的朋友们通报震动的情况。几十秒后,boss来了,把我拉了出去,说还是先撤下去吧。下楼一看,街道两旁都是人,大家疯狂的打手机,可就是不通。我也和在家里的ring打电话,等我终于打通的时候,大楼的警报都解除了,人如潮水般涌回了电梯里。

到了办公室,boss似乎很兴奋,催促大家不停的更新新闻,向订户推送最新消息,而我们几个新人则负责盯着新华网,寻找最新的信息源。

只是没想到会死这么多人。今日美国在得到新华社的最新数据后写到:这是唐山后最严重的地一次地震。

唐山大地震前几天,有许多地质专家向地震局领导汇报了唐山附近发生地震的可能性,但是并没有被重视,而今四川地震前曾传可能发生地震,当地政府立即出来辟谣,并要严惩造谣者,过了两天就发生了地震。地震之后,民众对官方机构立即产生质疑,并有人用地震前“蛤蟆迁徙”一事对比地质专家,称中国养一群专家还不如养一群蛤蟆。

从几十年前的动乱和被演变艰难过来的政府在各种民间预警前总是显的不够自信——许多情况下仅仅是民间反应却被解释称是寻求政治希望的可能。这是一个两头的矛盾——民众害怕灾难给自己带来伤害,而执政者害怕民众的动乱给自己带来的颠 覆。这种矛盾削弱了灾害的预警。包括某种媒体预警——在外面的人们总是抱怨为什么12小时过去了,我们看到的还是一些领导喊话和边缘的资料,而里面的人们总是担心何种资料的发布会给执政带来动摇。

在奥运前夕,任何信息的发布都变得十分敏感。国内媒体在报道地震时从来不会带上和奥运扯上边,最多也是说奥运场馆安然无恙。但是国外媒体并不这么干,他们在介绍完北京也能体会到强烈震感后说,“这次地震里北京奥运会不到3个月,那个时候,中国希望向全世界展示她的崛起。”

性格测试

朋友发来的一个在线性格测试网站,还是有点准的……

听说过MBTI性格职业测试吗? 挺准的,现在是免费期间,赶快去试试! 地址: http://www.apesk.com/mbti/dati.asp

简要报告:
ESTJ型的人不会焦虑,因为他们是快乐的。ESTJ型的人活跃、随遇而安、天真率直。他们乐于享受现在的一切而不是为将来计划什么。ESTJ型的人很现实,他们信任和依赖于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感受。他们是好奇而热心的观 察者。因为他们接受现在的一切,所以他们思维开阔,能够容忍自我和他人。ESTj型的人喜欢处理、分解与恢复原状的真实事物。ESTJ型的人喜欢行动而不是漫谈,当问题出现时,他们乐于去处理。他们是优秀的解决问题 的人,这是因为他们能够掌握必要的事实情况,然后找到符合逻辑的明智的解决途径,而无需浪费大量的努力或精力。他们会成为适宜外交谈判的人,他们乐于尝试非传统的方法,而且常常能够说服别人给他们一个妥协的 机会。他们能够理解晦涩的原则,在符合逻辑的基础上,而不是基于他们对事物的感受之上做出决定。因此,他们讲求实效,在情况必须时非常强硬。在大多数的社交场合中,ESTJ型的人很友善,富有魅力、轻松自如而受 人欢迎。在任何有他们的场合中,他们总是爽直、多才多艺和有趣,总有没完没了的笑话和故事。他们善于通过缓和气氛以及使冲突的双方相互协调,从而化解紧张的局势

不过貌似说的都是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