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国企的网速真TM让人羡慕

之前Ring一直说她公司的网速快,一直不信,今天亲自试用才知道所言不虚。上图:

这是张迅雷截图,三个任务同开,第一个是BT(某剧集),下面两个是FTP源(《非诚勿扰》),注意看速度……下面两个未开的时候BT也有将近1M速度(不过BT的高速也不算稀奇)。比起我天天在用的那1M的ADSL,真是天壤之别啊。

纽约时报网站前两天被屏蔽?

纽约时报前两天被屏蔽?
纽约时报前两天被屏蔽?

纽约时报网站今天说,被大陆屏蔽了至少三天的纽约时报网站今天又恢复访问了。

不过好像这两天纽约时报也没有发什么猛料,或许这只是某种误杀。

这篇短小精悍的文章例行公事地列举了中国政府奥运期间解禁许多海外网站访问,并指出那些网站近期又被屏蔽了。

关于屏蔽境外网站,老江在任时就和许多外国媒体解释过,说中国需要禁止那些不适合中国民众接触的东西。不过很多时候屏蔽通过禁止整个IP的方式,许多非政治的、技术的网站都无法访问,这就很郁闷。

所幸许多浏览器都有强大的翻墙功能。今天搜狗发布了自己的浏览器,很重要一点是支持教育网用户通过内置代理访问国外网站。教育网的同学可以使用下。

自己写的收藏贴:我眼中的政治

今天在博雅想搜搜自己的过去的帖子,却发现不久前的帖子也已经打不开了,突然感觉很凄凉,所以就把这片文章发到这里来了,以为保存。

看看这篇文章,想到,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写这种类型的文字:让自己沉静下来,然后冷峻地观察周围事物,静悄悄地发表感想。

【迎接十七大】我眼中的政治(点击这里查看,原帖貌似已经打不开,只有快照)
14日上午6点半,中共十七大的前一天,我正在从宁波开往武汉的火车上。火车上的人们刚刚从朦胧的睡梦中醒来,中央电台的新闻报纸与摘要开始全面的展示各地热烈迎接十七大的到来。从播报的内容看来,文娱活动是如此的多,老百姓是如此的欢欣鼓舞。

坐在我前面的一个老伯突然骂了起来–从晚上我们的聊天内容来看,他不像是一个会说粗话的人,至少他表现的相当文雅和理性–广播就会骗人,他们怎么不说现在白菜都卖4.5块了?

估计他听到了广播说十六大以来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稳步提高了–但是从真正的政治来说,在迎接十七大的时候说”现在白菜都要四块了以前没肉吃可以吃菜现在菜价比肉价涨的快了”还是和政治不沾边的,在这方面讲面子并不是中国特色。老伯一个人说的很欢,引来了旁边的一位老太太的兴趣,两位古稀老人在火车快到站的最后时刻聊政治,聊得很投机。

我开始接触政治从翻看我爸的中共章程开始,到现在因为专业的关系,在十七大第二天非要看看报纸如何报道,也快有15年了。

以执政党的地位来说,中共十七大必将影响中国政府的行政运行,所以关注政治是必要的。

与很多年很多年前不同,中共越来越趋向于集体决策,因此民众猜测政治局常委的名单也被看得很普通–在许多媒体内部,每人拟一份常委名单是必做的功课之一。但你会发现,在博雅内部发帖讨论常委名单在许多年以前是很难想象的。政治从莫谈到全民参与(谈论也是一种参与)经历的时间并不长,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民主正在小量的成长。

每一次大会都会发布一种说法,比如全民建设小康社会。从实际效应来看,这种说法对民众的生活影响并不大–与此前的八荣八耻一样,这种口号式的说法其实并不具有指导性,其意义在于”提及”。与一般的产品品牌一样,中共在民众中也需要被提及,以此巩固其执政基础。而把一种提及的广告上升到”指导方针”的地位,并利用其执政党的优势依靠政府行政部门加以推广,没有一个多党制的国家的政党有如此高的提及率。

在个人威信逐渐难以打造的今天,加上个人崇拜的阴霾依然存在,中共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中国就是以这种方法发展着中国特色的政党政治和社会民主。

而我,突然怀念个人崇拜。个人崇拜的优劣,取决与民智是否已开,而不取决与简单的个人崇拜是否正确。在文化开放和简单的民主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的今日,个人崇拜并不是一种宗教行为,而是一种政府行为。与半个世纪前的个人崇拜不同,在民众拥有选择的前提下,不会像宗教一样的认为政府和其领导人永远正确,就像前文所述,就连曾经生活在上一个个人崇拜时代的老伯都知道国家官方媒体在十七大的时候喜欢吹牛,我们不得不惊叹这个年轻国家在发展民众的判断力上有着如此优秀的成绩。

尽管十七大来了,尽管生活中的媒体出现了一片红色,但是该涨的菜价不会一起迎接十七大降价,这就是普通民众的生活。作为社会民主政治发展的表象之一,民众将逐渐将中共十七大这种会议看做是一个政党仪式,而不是一种国家活动。但也正是这种民众冷淡的表象,让中共更容易意识到,自己代表着一种国家行为主体,自己不该如此草率的说党是党,国是国。

中共开完会,热闹过了,为媒体一哄而上的吹嘘糊涂了,为胡锦涛报告中那种简单一句话概况的成绩高兴了,那么4.5元一斤的白菜怎么办?It’s up to you.

火灾的隐情

“据逃生的两名女生回忆,当天早晨6点多,她们发现其中一个堆放杂物的下铺冒起了火苗。因为火苗不是很大,她们本以为用脸盆接水,就可以迅速扑灭。没想到,当她们接完水返回宿舍时,却发现门早已打不开……”

这是日前发生的上海商学院火灾的后续报道:上海商学院火灾两逃生女生讲述事发情况

这种说法很扯蛋。

有几个因素我们需要考虑到:

1、火苗不是很大:当寝室有地方着火的时候,即使火苗不是很大,你和你的一个室友会不会不叫醒其他室友,并且双双离开寝室到楼层中间去接水,任由火势变大么?一个正常的大学生不会这么脑残。事实上,火苗不大的时候,你拿个被子一唔,很快就解决了。

2、门打不开了:即使她们的确出去接水了,故意锁门则可以理解的,因为怕其他寝室的同学知道,寝室着火了起码是一个警告处分;但是不叫醒室友却是不可理解的——因为室友铁定会知道寝室着过火的。

3、所以合理的推测是:她们两个根本没有机会叫醒室友,因为着火的时候她们并不在寝室内。“因为宿舍有用“热得快”烧热水的习惯,她们怀疑是 “热得快”引燃了堆放杂物的下铺”:两女生推测是热得快引起火灾,这是可能的——如果她们本就知道,当她们出去洗漱时热得快正在使用中或者刚刚被使用过却没有正确放置,她们自然就会如此“推测”,因为起火原因多半是会汇聚到热得快上的,但是谁使用的热得快已经死无对证了。判断她们的话的真实性,可以让他们指认起火地点,然后看看热得快处于该处的可能性:比如电源线是否够长等。

想一下,许多人可能有一起床用热得快烧壶水,然后关门去洗漱的经历;许多人可能也有去洗漱不带钥匙的经历——等我洗完了里面的懒虫该起了吧-——我们常常有这样的想法。我不知道女生是不是洗漱的时候是已经穿戴整齐了,还是只穿睡衣。如果是后者,那么不带钥匙的可能性更大了。

的士速递和黑恶势力

看起来,又有些日子没有写这种“XXXX和XXXX”格式的文章了。

这两天许多城市的士罢运的消息被挂到门户很高的位置,学者们也开始了对城市出租车管理经营的研究性评论。三亚的罢运看起来是闹的最响的,司机们甚至到市政府门前请愿。不过又有新闻说,怀疑三亚的士罢运有黑势力在从中作怪。

当遇到群体性事件时称有“黑势力”或者“一小撮人”在从中制造影响或者起着推动作用是政府常用的转移民众视线的手段,这种手段在二十年前甚至被中央政府娴熟的运用,用来引导在学生运动中“被蒙蔽的大部分”学生和社会舆情。这种手法并不是一个政府“作恶”的表现,相反,这正是执政者自我报警的体现:多少年来的历史更替总是告诉我们这样的教训,朝代更替往往起源于那么一小撮人的动作。

但是作为现代社会的政府,将民众对群体性事件的关注简单的引向“个别人”的原因却不是一种负责的表现;制度的反省的缺失在这片土地上普遍存在。

——————————分割线——————————

对于出租车的管理问题,我个人认为,这种公司化营运(取得经营权),然后将经营权卖给个人,并从中收取大量份钱的方式确实是一种绝后的方式。出租车这种偏向公共交通的行业并不应当采取近乎垄断的方式来管理,在这种制度下,个人无法脱离这个垄断制度生存:例如北京,一个司机如果按照正常工作时间,每月能做大约6600元,但是却要上交公司7000元,因此所有的司机如果要不亏,就必须加班。

较为合理的制度应该是,政府作为出租车行业的管理机构,审核公司或者个人的经营资格:比如对车辆的审核,对个人资质的审核,允许独立的个人经营,也允许成立公司经营。这样出租车公司就不可能收取暴利利润,就不可能出现“份钱”这种奇怪的东西了,因为如果司机认为公司的管理和制度没有个人经营来的优越的话,就可以个人经营。但是公司应该还是具有优势的,比如规模经营带来的品牌效应,统一调度的优势等等,但这就不是政府操心的事了。这样一来也不会有“黑车”的存在,因为行业准入的门槛很低,比如只要一辆合格的车辆和经过出租车驾驶培训和服务技能培训的司机,管理部门要做的就是审核备案,以保证所有的合法运营车辆都在管理和监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