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教

在小城,佛教是民间第一宗教,各种名目繁杂的宗教仪式覆盖着民众从出生到死亡的整个过程。

但即使如此,在官方层面,也如其他地区一样,并未有任何承认。85岁的外婆从30年前就已经成为一名念经人,但是她的户口本上至今依旧显示无宗教信仰。

在现代生活方式的影响下,佛教只重点影响民众的死亡:在人们去世时为其超度,在去世之后为其纪念。

在佛教兴盛的环境下,其他宗教是确实的异教。曾有一个小学的同学家里开了一家小卖部,但是她的母亲是天主教徒,逢年过节用于祭祀的各种酒水就不能从她家的店里购买。而这家店在平日也因此受到了冷落。

“异教”只是在民众心中有着隔膜,却没有实质的厌恶。我的舅妈在成为一名天主教徒之后,获得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名声,据同村的熟人说,她变得”好多了”。

对于各种情形下的佛教仪式,人们更多是有一种习惯的依从,好像不如此便不行。当家中有亲人去世,自会有念佛超度的人找上门来提供服务。
Continue reading

密码泄漏事件:现实和阴谋论

最近搅得互联网人人自危的大规模密码泄漏事件起于程序员社区csdn的600万密码被曝光在网上。其实许多非程序员在这个网站应该也有帐号,比如我这样为了下载某个软件注册的帐号,这种帐号我也就没有在意。

后来我下到一份据称是人人网的500万帐号和密码,经过我随意测试,部分帐号和密码能够顺利登录邮箱,部分能够登录人人。经过搜索,其中没有我的帐号。

我真正中枪是天涯、开心网和多玩——这三个网站中我使用了不同的帐号和密码,天涯的帐号是多年以前注册的,几乎没有发言,而多玩的帐号同样是为了下载,但是开心网中有大量的个人信息和关系网络。当你发现自己的网络帐号能够直接在网上检索到明文密码时,惊讶程度不用我形容了。

Continue reading

推文整理(20100601)

又是好久没有写长一些的文章了。其实好多人都有这个困惑,有了twitter这种140字的微博客后,人们更加倾向于精炼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罗列文字。不过对于需要锻炼文字能力的我来说,还是需要反省的。

那么,用推文整理这种形式将近一周的简短的想法扩充,融进再思考,还是有益的吧。

「用户付费的前提是版权保护和内容多次分发的禁止,看到花钱买的内容免费出现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这和买了手机才一周价格就跳水一样令人不爽。」

这可以结合5月31日的一个新闻看:新京报认为浙江在线网站自2003年至2007年间非法转载7706篇文章,把此案起诉至杭州中院。但杭州中院裁定称,此案“不宜合并审理,应当予以分案审理”。这意味着新京报社若要“讨回自己的权利”,还得再经历7706场甚至更多的官司。

我的好几篇博客文章都关注付费内容的问题。付费内容面临的困难,较为明显的有两个:一是用户在看到内容前其实并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不是需要这些内容,这阻碍了一般用户对新闻和信息内容的付费渴望。因为和传统报纸时代不同,电子付费用户已经不再被假定具有“报纸刊登的就是重要的”这种思维定势。从实践来看,很多互联网用户接触到的大多数内容其实是依靠各种社交网络和即时通讯工具分享而来了(例如我就经常会在各种微博客搜索“推荐阅读”等关键词)——这加速了重要内容的流通但同时也弱化了个体对信息的自我判断能力。这种语气像是批判学派的……事实上这种现状也并不坏,如果我们能够接受对普通商品提供商的分工分化,那么我们也应当说服自己接受内容提供方式的分工和分化,有些人天生就喜欢自己挖掘内容,而有些则等着看“近期流行什么”。二是版权问题,也就是这条推文上说的版权保护盒内容多次分发的禁止。国内的平面媒体背负着舆论监督为民伸冤的重任,都过于看重门户网站的全国性辐射力,早早地将自己的内容卖给了门户网站,于是自己再去打算内容付费就是奢望了,人民日报先收费后免费的折腾过程就是例证。新京报诉浙江在线的案子让我们看到,国内对版权内容的保护的力度远没有“地方保护”力度大。其实新京报内容保护意识是比较强的,国内的大多数地方新闻网站都未与其签订转载协议,转载其内容时都是小心翼翼,通常挂上个中新网的名号。无奈新京报已经成为国内新闻的强势提供者,这在内容付费时代是一个可行的路线,就是专业化的内容细分。比如财经新闻,就更少的收到上述第一点因素的影响。

「百家讲坛因袁腾飞而遭整肃,因袁涉毛言论停播其古代史节目,这也是一种架构缺陷。Discuz!论坛程序的设计就体现了类似缺陷:用户账号因言论被删除后,之前所有发言也同样清除」

央视内部的通知说百家讲坛要整顿,以后进来的人一定要有单位政审。而之前的消息是,央视称袁腾飞录的百家讲坛没有任何问题。现在其节目停播,就是我们常见的“一票否决”思维。Discuz!作为国内流行的一种BBS程序,贯彻的就是这样一种一票否决逻辑。一个用户如果被删除账号或者禁言,那么他之前的任何发帖都变得不可见。有许多用户质疑这种设计,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的改进。《code》这本书对人的启发还是很大的,它让读者习惯从整个社会系统的架构来观察单个事物的问题,这种看问题的方法尤其适合面对现在的中国。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