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新闻的另一面

从游戏的流行到社交网络的风靡,如果你发现一个门户网站还把重心放在新闻产品上,那这个网站肯定是混不下去的。但是如果放弃新闻产品,同样没有好日子过。

好几年前有本书叫《新浪之道》,在书里新浪新闻还像明星一般,主编陈彤热情地谈论这新浪在新闻生产上的特点和经验。互联网时代,新闻开始App化,门户网站新闻编辑的传统模式受到了挑战,就像我们有人看新民晚报会觉得这个人的心态是不是比较老一样,身边如果有人告诉你,他是新浪新闻的粉丝,每天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开新浪……至少比看环球时报要好。

复制网易模式

门户网站新闻业的奇葩无疑是网易。本站之前的许多文章都讨论了网易跟帖和网易新闻。其中的一篇文章提到了,网易新闻选择是“吸引评论导向”的,易于造成地域攻击、政府负面、性暗示的新闻占据了首页推荐位置,尤其是政府负面新闻大量的选择和推荐,营造了网易新闻敢于刊登这一类新闻的印象。

就像网易在页面可读性和易用性下的功夫一样,跟帖功能的设计和有选择性的推荐和删帖,及戏剧性的“该评论已关闭”引导出“无跟帖,不新闻”网易新闻口号,以及后来的网易“有态度”。

跟帖的设计是可以仿制的,嵌套回复及“顶”“支持(或反对)”的功能已经在各家门户出现了。但是跟帖的用户及讨论氛围无法轻易复制。从内容生产来说,选择上述那种类型的新闻需要时机,网站无法精确预测长时间大量目的性过于明确的新闻的堆砌的后果——这属于过着村没这店的大环境因素。

Continue reading

和领导对话,和女友对话

从国内媒体的经验来谈,记者在对话领导的时候几乎是把领导当作自己爱发脾气的女友一样,生怕自己惹恼了对方被对方抢了录音笔。在这种情绪下,记者们通常无法具有足够的底气去平等交流。

芮成钢元气弹收集中

奥巴马就是这样一位领导,至少在芮成钢眼中。连续两年参与报道G20峰会,芮成钢都没有发现其实奥巴马和国内具有女友气质的领导有所不同。这阻碍了他的判断力的增长——为了与领导的气场类似,芮成钢觉得自己应该拉一面大旗放在自己身后遮盖那烂菜叶一般的问题。如果看过《七龙珠》,芮成钢的行为就再好理解不过了——他不就是在造一个元气弹么?

嘴皮子上的功夫如果需要制造一刻元气弹,那只能说明他是虚弱的。中国记者在国内和领导过惯了阴盛阳衰的日子,出去就算见了大场面,也习惯性的硬不起来。这也是一种他们可以推脱的虚弱,我们定义的媒体和记者本就是人的一个部位——喉舌——而不是一个完整的人。记者本身的工具意识固然四处弥漫却也不是无法克服。不过,芮成钢从高考状元到国外一流大学的访学经历似乎完全没有起到作用。它们现在最大的作用估计是让评论者“难以置信”的感叹更加沉重一些。

中国现有政权下的记者们原本就是党创造出来面对民众的工具,他们开口的时候代表了党。而当他们乘着市场化的快车反过来向党和党的领导发问给民众看时,一种吃里扒外的罪恶感就油然而生。于是记者们就用代表民众来减少胆怯和罪恶。记得大学教授新闻采访和写作的老师举了一个例子,那是一个关键时刻问对问题的典范。98年水灾,某武汉媒体的记者抢到一个提问总理的机会,他说,自己代表武汉市民问一个问题,武汉是否安全。总理给了肯定的回答。这是一个受过国内教育的人很难质疑的提问。中国的传统讲究名正言顺,记者缺乏独立性和独立人格,他们找不到说服自己与官员平等交流的正当性,而唯有以整个民众群体为代表,才心安理得。

和暴脾气的女友对话其实和这个差不多。男人们通常很难和女友进行纯粹的交流,你得不停的声明自己是为了对方好。男人们恨不得有个仪器来检测女友的脾气指数,以便做好对策。今日的记者之职责,问责官员也是其中之一,不通过人与人的平等交流,动辄代表全国代表亚洲,用几亿人道德去盛气凌人,这种自我壮阳恐怕也是胜之不武。

卧底报道的合理性与合法性思考

隐性采访也称为暗访、秘密采访,是相对于公开采访的一种采访方式。一方面,对媒体警惕性的提高令常规采访无法获得真实内容,制作监督性报道的媒体不得不使用秘密手段在被访对象不知情的状况下进行采访。另一方面由于媒体竞争加剧,市场化媒体通常需要监督性、揭露性的报道来取悦读者,为媒体获得名誉,这让隐性采访成为媒体的一项利器。

2010年上半年,发生至少12起员工坠楼死亡惨剧让人们对富士康这家庞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厂颇为感兴趣。但是由于富士康并未向媒体完全开放,媒体报道也仅仅限于发布会性的记录。2010年05月13日,南方周末带着一篇《富士康“八连跳”自杀之谜》出街。这是一篇由报社实习生卧底富士康28天后写作而成的报道,其中描述了富士康普通员工的生存状态,以求揭示富士康员工跳楼之迷。

同样是报道富士康负面新闻,2006年6月,《第一财经日报》曾以一篇《机器罚你站12小时》遭富士康起诉。即使最终和解,但是富士康对媒体负面报道持极为敏感的态度是众所周知。南方周末这篇卧底报道没有引起富士康的反应,恐怕是由于富士康正处在员工连续跳楼、政府调查介入的漩涡之中,无力理会所致。虽然南方周末卧底报道终获安全,但是对这种卧底隐性采访的侵权可能性仍旧有讨论的价值。

Continue reading

面对变革的阅读(1)

Amazon Kindle自诞生以来,一度被认为是出版业的革命者,至少从Amazon内部来看,这种革命正在发生着。据Amazon副总裁说,“亚马逊的客户所购买的图书量是一年前的3.1倍”,Kindle商店的图书数量已达到50万册,其中包括了《纽约时报》评出的111款最畅销图书中的100款。

后来者iPad肩负着更加重大的使命,因为它既是出版业的潜在革命者并需要兼任“Kindle杀手”,同时也是传统新闻业的革命者——随着iPad发布的时代杂志和之后发布的连线杂志均展示了iPad出版的美好的图景。但是它们是否准确的展示了阅读方式变革背后传媒业能够继续生存和发展的走向?许多老牌的媒体至少还没有笃定走这条路——在被迫破产之前,它们趋向于利用自己已有的影响力来做盈利的尝试。新闻集团不喜欢Google News免费获取他们的内容已是众所周知,泰晤士报的在线内容也在7月2日刚刚停止免费开放。甚至,在这场还看不到未来的传统媒体变革中,还有人民日报受挫的身影。

阅读提示:这篇文章有三个部分,这里仅是第一部分,剩余部分不会另发文章而是继续写作。

这篇文章是某个课程论文的雏形。文章暂时假定读者熟悉媒体业,故此“那些等不及的就关门了,还留有残念的则撤了他们的实体报纸,摇身一变成了一家纯粹的网站”这种词句暂时不详细说明。全文完毕后会统一注释。若造成阅读困扰深表歉意。

update:7.5更新:传统阅读优势何在

Continue reading

传统媒体的挑战(2)——纠结的阅读体验

在大约一年前的《视觉拯救报业二:用户体验》一文中,我提到了完善的视觉设计带来的用户体验对传统媒体发展的影响——它能够使那些不断声称要以内容为王却不得志的媒体看起来向是一份艺术品,当读者将它们随意摊放在自家茶几上时不觉得凌乱。现在,我们着重来讨论“阅读”的体验。1d9f6ea67c9ad8b1d04358ed

一位喜爱阅读的朋友曾经告诉我,她选择购买本地都市报的标准已经变的相当庸俗:看哪份报纸送的东西好。激烈的、同质化竞争下,我所在的这个城市的都市报们似乎觉得,读者在购买自己的报纸时如果无法占到一包纸巾的实惠,他们就不会成为回头客了。然而,市场竞争的胜出并无助于报纸本身像那些新兴媒体那样革新自我的细节,提升用户的体验——在许多网络媒体,一个按钮的位置就能成为产品部门争论的话题;但是对于都市报而言,它们停留在永无止境的吸引用户之中,好似它们刚刚创刊一样。在无法提升内部细节的情况下,这个城市的都市报们开始推出“双头版”,第一个头版是导读和广告,第二个头版则是它们的过去,包含着简短的新闻正文。这是缺乏革新勇气的表现——市场要求它们具有简略的头版以提供有效的导读,而保守则令它们不能放弃过去,披上看似革新的外衣。

Continue reading

传统媒体的挑战(1)——科技改变阅读

八年前,正处于声誉巅峰时期的《南方周末》在不起眼的角落发布了一则招聘启事,对于正读高中的我来说,那是一种新闻与记者事业的吸引。与八年后众多媒体仍旧要求的“硕士毕业”不同,这份招聘启事没有关于学历的内容,重要的一条是每周阅读量。我已不再记得那是一个几万字的数字,但是对当时的我来讲,那仍是一个需要努力才能达到的结果。

当时我并没有去思考,看一部阿加莎的小说是不是抵得上这些阅读量呢,如果有过思考,估计也会得到这样的答案:这在帮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记者上贡献不大。

媒体客户端

不能否认,网络的兴起降低了大规模阅读的门槛,中国门户的设计特点能够让一个无所事事的人在不需要搜寻的前提下完成价值需要怀疑的相当的阅读量。庞大的网络内容迫使我们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寻找适合自己和值得阅读的内容。

在网络的时代,内容生产者需要面对这样两种人群,像我的堂弟那样对严肃内容不感兴趣的人,他们需要生产者寻找便捷的途径将内容递送到他们手上,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手机中存放了大量的通过彩信而来的图片和黄色段子,也是和他这样的人深入接触后,我才理解那些生产快速笑话的移动SP们为什么不需要更多的创新就能获得投资者的青睐。主动寻找内容对于他们而言过于复杂,遍布城市的手机配件店良好的满足了这种需求。而那些对于严肃内容感兴趣的人们,内容的递送要复杂的多。例如,尽管南都是一份优秀的都市报,但是推送每日报纸的哪些内容,会在这类受众面前产生大的意见的分歧。因此,主动搜寻是这一类阅读者常见的资讯来源手段。

Continue reading

外宣报道的独特格调

隶属于人民日报社的《环球时报》英文版2009年4月20日创刊。这是中国第二份面向全国发行的英语综合性报纸。与它的前辈《中国日报》类似,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将环球时报英文版的使命解释为“做外国人的朋友,做好中外沟通的桥梁”。

根据这份报纸的宣称的定位,《环球时报》英文版“不是该报中文版的英语翻译版,而是一份有独立采编队伍的英文报纸。但该报将保持与《环球时报》中文版总体上的风格一致。”

Continue reading

两个时期新闻检查之异同

本文原是一篇写给老师的课堂作业,稍加进行了符合互联网审美观的修改。

“开天窗”,《汉语大词典》对这个词的解释为:“旧时因新闻检查,某报导或言论禁止发表,报纸版面上留下成块空白。”历史上著名的”开天窗”发生于皖南事变之后,共产党控制的《新华日报》受周恩来的指示,意图通过报章评论揭露国民党袭击新四军的阴谋。不过由于国民党新闻检查制度的存在,当局检查机构扣压了《新华日报》关于皖南事变真相的报道和评论文章,于是报纸将原定于刊登那些文章的位置留白,是为开了“天窗”。

《新华日报》的这次”开天窗”被国民党当局视为对新闻检查制度的公开抗议,国民党当局随即颁布了《杂志送审须知》,规定在刊物被删处不准”开天窗”,且不准注明任何足以表示被删改的符号。此后,报纸”开天窗”之事罕见,一则为国民党新闻检查制度所禁止;二则,新中国成立至今的大部分时期,国内不存在公开不同政见的媒体,”开天窗”便成为历史。

因此,2009年11月19日的《南方周末》在刊登对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专访的两个版面留下半个版面的空白,仅有一句“不是每一期都有独家专访,但是每一周都可以在这里读懂中国”便被媒体界认为是一种”开天窗”,而这句“读懂中国”的宣传语则是一种对新闻审查制度不满的暗示。

对两个时期报纸”开天窗”的对比的难点在于,国民政府时期的”开天窗”是出于对明文存在新闻检查制度的抗议,而《南方周末》的”开天窗”抗议的对象是从未被当局承认的新闻审查制度——审查的标准限于推测,审查的手段没有官方记录,审查的各种信息一般来源于体制内媒体人的泄露。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就在公开场合反问质问她的记者“书报检查制度?啥叫书报检查制度”。这种不对等的研究对象给对比造成了一定的难度。两个”开天窗”的案例所引发的新闻检查的对比可能出现史料的匮乏——不同于旧时,当前新闻审查并没有官方记录能够证明。当前并不是一个研究现时新闻审查制度的好时机。因此,本文仅通过对两个”开天窗”案例的对比,试图展示一例当前新闻审查制度下,媒体对审查的反制,并对此作出分析。

Continue reading

洁身自好标题党

由于希拉里·克林顿1月21日在华盛顿新闻博物馆发表关于互联网自由问题的讲话中4次直接提到中国限制互联网自由,中国媒体在几日沉寂后开始统一行动,全面反击。原本占据门户网站显要位置的扫黄新闻让位给了批驳美国互联网新政策以及解释中国当前互联网现状的文章。

人民网、新华社和环球时报成为各家门户的最大稿源,零星的穿插着地方新闻“重点”新闻门户的稿子,例如千龙网发布的北京网络媒体协会会长闵大洪的“中国互联网上的交流是活跃的”一文均被各大门户推荐至文章群的前部。

搜狐的标题栏
搜狐的标题栏

门户首页普遍用三到四行标题来刊登反击美国、为中国辩护的文章,由于网易版式的特殊,有大头条的设置,因此抛开访问人群不谈,光从浏览的效果来看,网易的是最有煽动性的。在文章数量上,最多的新浪推了8篇文章,腾讯最少,推了6篇,网易和搜狐均为7篇。集中的大规模文章推荐让人有将专题搬到首页的幻觉。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回复正被一个SB审核中

我的回复正被一个SB审核中。

这句正在被网易网友盖楼的句子,同样也表达了人们对网易窝囊地对待新闻评论开放的唾弃。

huifusb

确实,曾经作为网易新年主打的“无新闻不跟贴”自从几个月前悄悄的变换了口号,成了“文明上网,登陆发帖”之后,就再也没有对得起长期战斗在回帖第一线的广大人民评论员。

在不久前,门户们不约而同地将评论页的“评论xx条,显示xx条”做了修改,现在我们看到的只是“评论xx条”。这一此地无银的举动也正是网易评论自我紧缩的开始。

通过比较,你可以发现,处理同样的国庆演练新闻,其他三家门户都开放着评论——即使能显示的评论都是高呼祖国万岁——而唯独网易格外谨慎,涉及国庆的新闻极少开放评论。这让我们不禁猜测,网易评论确实是受到了某种压力,继而实行严格的自我审查。更加情绪化的猜测则是,即使开放评论,编辑们也需要人为的将类似祖国万岁的评论置顶并及时修改反对和支持票数,还不如直接关闭评论来的心安理得。

新华社今天的一个新闻是《统计局称北京已达到上中等国家富裕水平》,“统计局”、“北京”和“富裕”是三个极易出经典评论的热门词汇,从前的网易看到能够挑起地域攻击和官民对立的新闻必定眼红不已,但现在网易在转发这篇报到时关闭了评论。一位广州的媒体从业者看到后在自己的twitter上评论道:“你见过这么没有自信的发达城市么?”简单的理解,关闭评论就是禁止网民对该新闻所涉及的内容发表看法。延伸的说,关闭国庆相关新闻评论的意图就是禁止网民对国庆相关事务发表看法,这与官方媒体营造的“举国同庆”的气氛并不相符。看来真理部在大力推动正面评论占据主要位置和负面报道不能超过30%的同时,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关注直接关闭评论的不良影响。

在当前的媒体制度下,缺乏交互的新闻的传播效果往往是“我想知道的新闻里没有说,我不想知道的新闻里说了一大堆”。网民常常说“评论比新闻好看”,是因为评论总是能够帮助新闻画龙点睛,令蒙在鼓里的新闻读者茅塞顿开。当然,不加节制的评论吸引也容易造成观点的抱团——并不是所有人都习惯发表不同于他人的意见。很多人看到符合他们预期的评论时,会放弃发表自己的想法,转而支持已有的评论,这就会形成某种评论总是受到大量支持的现象。这种现象的结果是,长期阅读和参与某一媒体的人群共同形成了一个奇特的媒介真实,并在新闻和评论的传播中渐渐扩大。一个真实的例子是,网易评论的参与者总是看起来比其他门户的评论参与者更加深刻的理解这个社会,对当前的制度环境表现更加彻底的悲观。

对于一个门户网站而言,这种拟态环境的影响力不能不让真·理部担忧——与他们警惕人群的聚集(例如xi`zang的寺庙的僧人举行大型集体活动是不被允许的)一样,意见的聚集同样会被看作是要求变革的动力而加以阻止。

国庆将临,忙碌的媒体上,大量的共和国的成绩将会被展示,作为国家兴旺的表现和政党执政的合法依据。但是对于生活在这些成绩中的真实民众而言,像我的邻居一样渴望自己老家被征地拆迁而感谢工业化富国强民的人固然存在,但是那些至今为了拆迁补偿上访奔波的人,他们的意见若被那些关闭评论的网络平台淹没,会往哪里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