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反对,五毛横行

网易和搜狐突然取消了新闻评论的支持和反对功能。不知是门户的集体转型,还是由于老大哥的压力,从这种整齐划一的举动来看,我们猜测这也许是迎国庆的应景的修改。而以开放的评论著称的网易的用户反应最为激烈。

fandui

在网易的首页新闻中,新评论几乎是清一色的反对网易取消“支持”和“反对”功能——当你发现评论审核编辑通过了一条地域攻击帖子,你准备点反对,却发现“反对”不见了,这确实是令人郁闷的事,以至于热情的网友们用抗议贴占据了所有的首页新闻。

其中一位来自成都的网友评论道:新浪出道靠新闻,网易发迹靠电邮。所以门户网站以前网易真的没法和新浪抗衡,但是一直以来网易对网民最大的诱惑就在于相对来说更开放和大胆宽容的跟贴,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是开IE就是看新浪的新闻,网易的跟贴。不过新浪改版成和搜狐一样模式后我就几乎不看新浪了,开IE只看网易,但现在网易跟贴几乎极难发出而且受到种种限制,而且这种钳制已经越来越强,直到现在甚至连支持反对都没了,我觉得我该改换游乐场了。

能够容忍网友用抗议贴疯狂的盖楼,看来网易是渴望继续吸引这些人的关注。通过新闻评论来吸引用户,在当前环境下确实是存在很大风险,就好比迅雷需要通过盗版来吸引用户一样,前者面临不可预测的政策压力,后者则是需要准备随时出现的法律风险。

今天我在人人网发了句牢骚,大意说现在掌握权力的领导们太没有文化了。其实控制言论的人也算是没有文化的一种。国庆来了,一边我们看到的是歌舞升平贺大寿,同时也在感受着对言论的紧缩,其实有机会在将来代替这些人掌握社会权力的人群不需要多高的学识多大观察力就能够发现这种畸形,但是他们还是自欺欺人做这些蠢事。很明显这并不是一种对中国的未来负责的管理方式,而只是对自己当前责任负责的一种管理方式。

网络新闻的评论原本是社会压力宣泄的阀门的一种,传播学上一般认为,表达负面意见的渠道的畅通是社会正常运行的保障之一。当越来越多的类似的阀门被关闭,社会的压力的不满总是需要通过一定的渠道作为下一个出口的。

Yahoo的微博客产品 meme这两天开始邀请测试,这个美国公司的新产品中盘踞了数量难以想象的中国网民,他们用大量的政治言论和情色图片占据了热门话题的顶端。中国人真的更加关注政治和情色么?Yahoo meme 只是他们不断寻找的情绪出口的一个。

P.S. 尚有Yahoo meme 邀请码一枚,要的留下邮箱地址

我的回复正被一个SB审核中

我的回复正被一个SB审核中。

这句正在被网易网友盖楼的句子,同样也表达了人们对网易窝囊地对待新闻评论开放的唾弃。

huifusb

确实,曾经作为网易新年主打的“无新闻不跟贴”自从几个月前悄悄的变换了口号,成了“文明上网,登陆发帖”之后,就再也没有对得起长期战斗在回帖第一线的广大人民评论员。

在不久前,门户们不约而同地将评论页的“评论xx条,显示xx条”做了修改,现在我们看到的只是“评论xx条”。这一此地无银的举动也正是网易评论自我紧缩的开始。

通过比较,你可以发现,处理同样的国庆演练新闻,其他三家门户都开放着评论——即使能显示的评论都是高呼祖国万岁——而唯独网易格外谨慎,涉及国庆的新闻极少开放评论。这让我们不禁猜测,网易评论确实是受到了某种压力,继而实行严格的自我审查。更加情绪化的猜测则是,即使开放评论,编辑们也需要人为的将类似祖国万岁的评论置顶并及时修改反对和支持票数,还不如直接关闭评论来的心安理得。

新华社今天的一个新闻是《统计局称北京已达到上中等国家富裕水平》,“统计局”、“北京”和“富裕”是三个极易出经典评论的热门词汇,从前的网易看到能够挑起地域攻击和官民对立的新闻必定眼红不已,但现在网易在转发这篇报到时关闭了评论。一位广州的媒体从业者看到后在自己的twitter上评论道:“你见过这么没有自信的发达城市么?”简单的理解,关闭评论就是禁止网民对该新闻所涉及的内容发表看法。延伸的说,关闭国庆相关新闻评论的意图就是禁止网民对国庆相关事务发表看法,这与官方媒体营造的“举国同庆”的气氛并不相符。看来真理部在大力推动正面评论占据主要位置和负面报道不能超过30%的同时,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关注直接关闭评论的不良影响。

在当前的媒体制度下,缺乏交互的新闻的传播效果往往是“我想知道的新闻里没有说,我不想知道的新闻里说了一大堆”。网民常常说“评论比新闻好看”,是因为评论总是能够帮助新闻画龙点睛,令蒙在鼓里的新闻读者茅塞顿开。当然,不加节制的评论吸引也容易造成观点的抱团——并不是所有人都习惯发表不同于他人的意见。很多人看到符合他们预期的评论时,会放弃发表自己的想法,转而支持已有的评论,这就会形成某种评论总是受到大量支持的现象。这种现象的结果是,长期阅读和参与某一媒体的人群共同形成了一个奇特的媒介真实,并在新闻和评论的传播中渐渐扩大。一个真实的例子是,网易评论的参与者总是看起来比其他门户的评论参与者更加深刻的理解这个社会,对当前的制度环境表现更加彻底的悲观。

对于一个门户网站而言,这种拟态环境的影响力不能不让真·理部担忧——与他们警惕人群的聚集(例如xi`zang的寺庙的僧人举行大型集体活动是不被允许的)一样,意见的聚集同样会被看作是要求变革的动力而加以阻止。

国庆将临,忙碌的媒体上,大量的共和国的成绩将会被展示,作为国家兴旺的表现和政党执政的合法依据。但是对于生活在这些成绩中的真实民众而言,像我的邻居一样渴望自己老家被征地拆迁而感谢工业化富国强民的人固然存在,但是那些至今为了拆迁补偿上访奔波的人,他们的意见若被那些关闭评论的网络平台淹没,会往哪里去呢?

门口的城市化

从地图上看,这只是偏安中国一隅的一个小城,一个永远的火车的终点站。与其他火车的终点站不同的时,工业和城市化的发展正在影响着其民众那原本与大多数中国人类似的生活方式和举事心态。

类似的生活方式的多样化,或许是大多数民众的愿望:他们不必坐车一个小时去远在市区的家乐福赶集,而当他们从家门口的家乐福出来时,抬头就能望见那个平地而起的乐园里高耸的云霄飞车轨道如麻花一般蜿蜒盘旋。在你的右侧,一个从不会被网民看做“最牛办公楼”的现代化行政中心大楼里,当局者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的政绩上,那个乐园里,年轻人坐在“自由落体”的轨道上拼命喊叫。

他们从来不会体会沃尔玛进入美国西部小城让当地居民带来的那种惊恐和忧虑——在这个仅仅出现不到30年的行政区划中,旧的生活习惯正不断地被更替。和那些习惯了驱车去城里超市购物的西部居民不同,这个小城的人们尚在为地域的优势和公交的便捷自豪。城市的向上的变化正在培养民众的优越感,以至于这种优越感被随意滥用。除了对交通的便利感到优越外,他们也觉得“适宜人居”也将不日降临到他们头上,而全然忘了,引资者引以为豪的化工巨头的烟囱仍旧浓烟滚滚。

工业化的急速发展伴随着大量的土地征用,令人头疼的“钉子户”在这里似乎很少见,当地人都知道,这里的政府不差钱。同时,政府通过提高居民福利和改善居住环境的方法打消民众对高耸烟囱的工业化的疑虑——尽管当他们登高北望时常常感叹烟囱附近的居民该是如何的倒霉,而自己却在茶余饭后领着家里的老人在新修成的学校和健身场所附近的马路上乘凉。是的,他们更加关心自己的生活。

这张图的右侧 就有那条通往山脚的公路

也就是在这条一头通往山脚、行人稀少却远比车辆多的公路的十字路口,孤独的交通灯默默地指挥着这群享受着工业化配套设施的当地居民,闪烁的红绿灯同时也向告诉人们,尽管地处山脚,但是城市化的到来是不容置疑的。

在通往市区的高速公路上,同车的一位老太向我们解释,那个化工巨头的废气排放影响了大气环境,最终导致它的老家——台湾遭受了罕见的气象灾害。当我还在为她的分析惊叹时,她又就这高速公路的话题,和司机谈起了广东九江大桥的事故。

一种新闻教育创新选择:专题课程

有日子没有写了。试了好几次,如果有几天没有写,就会有一种很不想写的瘾。最近又在看一些非新闻专业的书籍,所以有关Media的内容就缺乏来源和想法。

昨天难得买了一份楚天都市报——自从它们涨价后我就没有买过都市报了,昨天是为了看看小报对武大劫持人质事件如何报道的,而楚天都市报的内容最为突出,不仅做大头条,而且花了整版来写。

大陆关于劫持人质事件的报道差不多已经形成了这样的一个模式:警方成功处置+警员英勇。在我之前待过的一个媒体,对于表现警方解决暴力案件是有很大自由度的,而作为市民类媒体,与警方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是获得稳定新闻线索的重要保障,因此在大多数类似事件的报道上,那个媒体总会在标题上表现“警方成功处置”的内容。

我们在这里谈到武大人质劫持事件,主要不是为了分析这个事件的新闻——就楚天都市报的新闻而言,唯一的缺憾是闭口不提事件背后的缘由。因为一般的暴力案件总会在初步的报道中提及如“事件原因正在调查中”的内容,而这个新闻没有任何关于原因的内容。我们不要求能够直接展示结果,但是作为合格的案件新闻,至少要表现记者寻找结果的试图——即使确实有结果是不便公开的。

我们提这个事件,主要是寻找一个新闻教育创新的可能,即从专题来进行新闻教育。我想,如果一个没有经历过暴力案件的记者,在遇到暴力案件时可能无法自如的采集必要的信息,比如你如何进入事件现场,如何从警方获取信息?我们当前的新闻教育仅仅致力基础教育,而缺乏应用教育,这是新闻教育日益显现衰弱的原因。哥伦比亚大学有堂新闻课程,讲恐怖分子和媒体之间的关系,这是我关于专题课程的想法的来源。从实践角度说,专题课程是可行,这不仅仅是新闻采访和写作的教学,同时可以传播理论、新闻比较的教学。比如某堂专题课我们可以讲述“会议新闻”。这个题目在现在的新闻采访和写作课上仅仅新闻写作中很小的一个类别,最前卫的老师也只是举一两个例子来说明这种新闻该如何写作,而大多数老师一言带过。而理想的专题课程中,会议新闻可以涉及新闻写作与采访、传播学理论(例如与政治意图相衔接的议程设置理论)、中西新闻比较等等内容。

在实际操作中,这种专题新闻教学也是可能的。一个合格的新闻专业老师,花费3-4天的时间应该能够准备一个专题课程所需的材料,包括引入事件实例、供学生联系的实例,各种理论衔接储备等,而一个专题课程一般能够使用一至两堂课,据我所知,一般的新闻专业学生一周至多只有一次相同的课程,那么备课的时间是充裕的。同时,由于对实际应用的要求,这样的教学能够避免枯燥、同时自然也不会出现2008年的新闻写作教学还在使用文革时期的例子这样的让人郁闷的事。

“3·14”事件:媒介的劫持

由于将博客主机更换到了国内,出于“信息安全”的考虑因此之前的十大媒体事件的评析也就没有再进行下去。不过贝贝同学有个家庭作业要求写,要我写一些“理性爱国”的观点,那就顺便把这篇补上算了。

之前的汶川地震、奥运、三鹿事件、瓮安事件的点评,点击这里查看

反击西方某些传媒歪曲,“3·14”事件,成就网络“公民外交”

事件回放:3月14日,拉萨骚乱。西方一些媒体对此进行了倾向性明显的报道。例如,3月17日英国广播公司网站为“藏人描述持续骚 乱”的报道配发图片,图片内容是公安将受伤人员送进救护车的场景,但说明却是“拉萨有很多士兵”。CNN则把暴徒袭击军车的照片人为剪裁,只留下了军车在 开进……这种恶意篡改,引起了民众对西方媒体所谓客观性的强烈质疑。国内的网民以及在国外的华人通过博客、视频等,搜集各种证据驳斥不实报道,形成了声势 浩大的声讨行动。最终迫使有关媒体对其带倾向性的报道加以说明澄清。

Mediabam点评:“3·14”事件在媒体和舆论控制方面提供了一个鲜活的教训——尽管官方公开地仍旧将反CNN之类的民众行为作为津津乐道的细节——敏感事件中的媒体开放程度将影响国际舆论对事件的解读。这个事件的最大一课,是教会我们先发制人地控制舆论阵地,而不是被外界质疑报道所淹没。

当然,这个事件在一定程度上也重建了中国人对西方媒体的高度崇拜和信任——且不说这种改变有多大程度上是西方媒体本身的责任。而当局适时的抓住了民众的情绪,作为其固有宣传方向的佐证。这被自然地与爱国联系在一起,并一直延续到之后的抵制家乐福行动中。在这场披着爱国外衣的洪流中,有多少称得上是真正的爱国——他们真正了解xizang的历史了解媒体的行为——而有多少是“媒体的暴力”的结果?国家媒体轻易的假定我们都关注并投入到此事中,并假定我们愿意为这种形式的爱国做出自己的选择。上个世纪的五四爱国运动的群体同样存在类似的意见的劫持——内忧外患的境地虽然能够改变一些人的观念却无法如此彻底的改变儒家思维的桎梏而自发形成改革的动力。通常,这样的劫持通过国家媒体进行以获得其正当性,而如《环球时报》之流则是历史意义上的鼓动者,如此催生的爱国潮流就如它的先驱一般继续无视着民众的个人意愿和独立判断。爱国,默默的成为政治争论的工具。

理性的爱国,容易被人认识的一方面在于当年我们针对“日本入常”进行抗议时听到的对“日本产品打砸抢”的批评一般,而不容易被人认识的一面,是我们对爱国行为的理性的独立判断,而不是绕过这一点,慌乱地去界定已经存在的行为的合理性。而在这个时候,媒体极易成为“作恶”的工具,急切而粗暴地表达着国家意志背后真正的政治诉求。

视觉拯救报业二:用户体验

用户体验(User Experience,简称UX 或 UE)是一种纯主观的在用户使用一个产品(服务)的过程中建立起来的心理感受。用户体验原本被用在交互性的互联网或者电子产品的设计中,而如今我把它用在描述报纸设计上,则仅仅取用其一半的意义,一种单向度的阅读和使用报纸的感受。

对于一份报纸来说,良好的用户体验无非建立在两个方面上:1、读者阅读之后觉得爽不爽,2、读者在阅读与阅读的间隙爽不爽(比如报纸叠放、报纸纸张选用等)。由于读者个体知识水平和结构不同,报纸的内容性并不应当在用户体验的讨论范畴。

“阅读之后觉得爽不爽”就是基于“视觉”的主题。前两年被许多新闻专业教师用滥了的“读图时代”便是对报业图文版式运用的简单解读。而报纸的广告也是影响爽不爽的重要因素之一。没有经历过媒介经营管理的新闻业人会自觉地做出一些对报纸质量的限定,比如他们讨论头版放不放广告的问题。而那些深知报业规则的老师则会告诉你:头版放广告绝对没有问题。

之所以没有什么媒体从业人员认为报纸头版放广告是个问题,是因为中国缺乏全国性的严肃报纸——这种报纸需要同时关注读者感受以应对其受欢迎度而不是像《日人民报》那样的自说自话——来哺育人们对严肃性报纸形象和身份的定位。

在美国纽约时报的头版,我们能够看到这一问题:

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纽约时报从2009年1月开始在首页增加了一快底部的广告(右图,左边是没有广告的)。之前它认为头版添加广告将影响读者对其公正和严肃性的判断。同样有此考虑的还有华尔街日报。不过作为一份偏财经的报纸,它受到的诱惑更大些,从2001年就开始在头版刊登广告了。

08年5月13日的南都。地震下面是地产和电信的广告。09年5月12日的南都没有这么傻了

在国内,这种考虑没有合适的土壤,我们自身已陷入都市报和各种商业化报纸的竞争之中,著名的前卫都市报《都市快报》头版经常被广告塞爆,仅仅留些几条导读——这似乎是对极度商业化的香港报纸风格的沿袭(香港的报纸头版整版广告是司空见惯的)。甚至在重大事件中,都市报的广告同样随着那些自以为具有视觉冲击力的图文一起出现(左图)。

寻求严肃报纸的体验虽然是一件遥远的事情,但是我相信,更加重视“视觉”的都市报同样也会重视是否在头版刊登广告这种细节。好的用户体验能够长久的保存报业在互谅网竞争中的优势——他们至少可以将自己伪装成精美杂志和书本,为那些在互联网纷杂信息中犯晕的人们提供清新而爽快的阅读。

视觉拯救报业?

对于中国的报业,“视觉”是一个很前卫的词,我们谈到的更多是“版式”,从某一个时期开始,版式总监总是和值班总编一起出现在报纸头版,这可以被视作向读者宣称对报纸版面的质量负责。

而真正让我们接触到报业的“设计”情结的,是当年初创刊的《新京报》,抛开稍微显水的A叠头版不谈,《新京报》的其他叠首页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能够让人惊叹。

大多数中国报纸的版式趋于保守,在保守中虽然有政治因素,然而危机感和创新精神的不足则是报纸在自身产品定位上缺乏竞争性的原因——更多的编前会议仅仅停留在明天出什么新闻上,能够对报纸的运行产生影响的人难以将每一步都与报纸的生存联系起来。或许,雇佣一群专业设计师来对每日的报纸版面进行设计在中国还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undefined undefined

点开有更多图

Continue reading

猪流感的优先级:人命还是政治

从进入媒体的视线到走上媒体的头条,猪流感只用了三天的时间。这句话甚至对国内媒体都适用。看来国内媒体在SARS之后升级了至少是表面的意识。当我写下这句话的时候,全球差不多所有重要媒体的头条都是猪流感了。

但是对国内的网络媒体,这种意识却是微妙的。

26日,四大门户网站的两个(网易和腾讯)已经把头条换成了猪流感新闻,而另外两个则还是时政新闻“陈江会”,猪流感新闻仅仅在不起眼的地方。

27日,随着疫情从美洲传到欧洲、甚至台湾,所有的门户步调一致了。于是我们也有闲心去看看政治正确的人民网和新华网。人民网的头条(27日18时)是:中央要求树立“五种意识”;新华网的头条是:上海世博会倒计时一周年,举全国之力集世界智慧。“9.11”发生的第二天,《人民日报》头条是“九运会火炬传递仪式”,它们惊人的相似。

undefined
27日18时的新华网首页新闻
undefined
27日18时的人民网首页新闻

另外,关于猪流感新闻的标题制作,各个网站也有区别。除网易外,其他三家门户均以描述疫情严重为重点,其中新浪和腾讯的头条标题几乎一模一样。网易的标题则着重指出了“可人传人”这一事实——与此相比,人民网的新闻标题是“尚无证据表明猪流感能通过食物传播”。虽然都是传递事实,但是对于一个看得见危机而言,传递一个警示的消息还是传递一个安抚的消息,我认为前者更宝贵。相信人民网的标题充满了政治正确的考虑,但作为首页新闻唯一一条猪流感的消息,这种标题是愚蠢的。

可喜的是,在27日晚,人民网和新华网终于心有灵犀地将头条换成了猪流感新闻了……

译稿:不在名单上么,换名字吧

Mediabam译稿,出自纽约时报,作者:SHARON LaFRANIERE 转载请保留以上所有内容和链接。

这是个关于姓名权的报道。对美国人来说,管自己叫什么和配枪一样是基本权利之一。这又是一个尊重个体精神和选择与集体主义之间的博弈。

其实我也在等待这份标准化的汉字表的公布,看看我和我的朋友们是否需要去改名字。

“马”在中国人使用最多的姓氏中排到第13位,将近1700万中国人姓马。当这些“马”放到一起是会产生无尽的混淆,尤其当他们的名字都一样的时候——姓和名都相同的中国人数不胜数。

undefined
凭良心说这个字确实罕见,我没有打出来

Ma Cheng的祖父想了一个简洁的方法避免这种混淆。26年前,当他的孙女出生的时候,他钻进书堆里,终于在词典里的“cheng”字上看到了曙光。这个字意思是飞驰的战马,就是由三个扁的马字组合而来。

马小姐说,这个字太罕见了,别人一看到它就记住了自己和这个名字。这是她喜爱这个名字的原因之一。

但这也是政府户籍管理部门要求她改名字的原因。

Continue reading

《环球时报》英文版抢先测评

今天上午才在金融时报中文网看到《环球时报》英文版(以下称GLOBAL TIMES)创刊的消息。事实上,去年12月份开始环球时报就开始招兵买马准备英文版的打造。

GLOBAL TIMES创刊号
GLOBAL TIMES创刊号

GLOBAL TIMES在中国的五个城市设点印刷,我买到的是楚天印务的产品,价格1.5元。虽然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坚称GLOBAL TIMES的创办完全是“商业目的”,但是我相信真正带着商业目的的报纸在草创时的排场都比这份国家报纸大的多——GLOBAL TIMES没有一多少商业目的的意味:没有创刊特价、没有创刊特版,相信其后任何一期的版面都和这份没什么区别——这份报纸的创刊号甚至令人没有收藏的欲望(熟悉我的人可能会知道我有收藏各种报纸的癖好),唯一足以证明其商业意味的可能是头版报眼的那个感冒药广告——这是整份报纸为数不多的广告中最低俗的一个了(为什么药品广告总让我这么厌恶……)。

GLOBAL TIMES共有24版,1、2版是TOP NEWS,今天的新闻是中国海军成立60周年,这很符合环球时报的一贯定位。3版是世界新闻,4-6版是国内新闻,7版为CHINAMOSAIC,是一个关于中国的社会新闻杂烩版,8版是评论社论版,9版国内新闻(这期是整版广告),10版是言论观点版,刊登署名评论,这期的内容很小资,一篇是人民日报编辑写的城市与摩天大厦的关系(中译英而来),另一篇是讨论中国奢侈品市场的GLOBAL TIMES编辑的文章——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两篇文章对于创刊号的报纸来说是缺乏分量的。11版是中国媒体摘录。12、13版是整版跨版的深度报道,这期做的是在城市中的农村孩子的户口问题。14版,YOUTHTRAIL,貌似与青年有关(看来GLOBAL TIMES把大学生作为重要读者群体),刊登了曾经的青年领袖黄华回忆录。15-17版是文娱,本期讨论了电影和话剧的内容。18-20是商业版,内还细分为世界商业和中国商业。21-23体育版。24版世界新闻。

相比纸质GLOBAL TIMES,它的网站更加耐看和国际化
相比纸质GLOBAL TIMES,它的网站更加耐看和国际化

GLOBAL TIMES在这期的《发现中国,发现世界》的社论中称,GLOBAL TIMES将成为中国认识世界以及让世界更好的认识中国的上佳渠道,这或许也是中国现有的外文媒体的统一的目标。没有明确政治定位的GLOBAL TIMES与其他的国内英文媒体一样,更加适合那些既阅读外文媒体同时又不愿意吃力地阅读中文媒体的外籍人士——它甚至不怎么适合学习英文;它听起来很主流,但是看得懂它的人不一定看得懂主流的西方英文报刊,它雇佣了一大批中国记者,毕竟让那些自由思维的老外叙述中国特色的新闻是影响效率的。同时,我们也不用担心GLOBAL TIMES扛起环球时报那民族主义的大旗,因为前者无法轻易获得后者那样的受众。

等GLOBAL TIMES到国外发行的那一天,老外们将它作为权威的消息来源,那么他们肯定是疯了。如果沿着对中国媒体的固有的偏见,GLOBAL TIMES注定无法实现胡锡进所坚持的“商业目的”,因为民族主义对国外读者不起作用,而GLOBAL TIMES相信也不会成为新闻真实的突破口——有着人民日报的血统的GLOBAL TIMES必定有着类似的政治底线,这对那些自由世界的人而言则是远远不够的。

这也难怪胡锡进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很希望GLOBAL TIMES能够得到政府力量的支持(想想国家支持的中国媒体进军国际市场的战略,这简直就是一句废话)”。算他一句真话的话,他真有自知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