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危机前的中国式YY

这两天的国家媒体很忙,新闻联播和央视的其他时段新闻类和访谈类的节目不断播出,“回顾”类型的节目,有的内容甚至过了很久了还在继续回顾。回顾这个行为,我在小学时候校运动会结束后的黑板报的时候用过,还受到了老师的好评。

国家媒体的回顾,差不多是这几个类别:
回顾抗震救灾的英勇事迹。这种内容的回顾在几天前的先进集体和模范表彰会后达到了高潮,其实也是宣传的需要,因为在开会后总是需要一段时间来学习会议精神的,与那些比较虚幻的TOP17相比,抗震的回顾则是容易的多,央视拥有大量的节目内容可以用,而这种曾经牵挂国人的主题也容易受到共鸣。但是电视上多了回顾,则少了许多现实的东西——所有在屏幕上的现实仅仅局限在当前的安置和基础建设,没有什么节目来关注社会的细节——两天前的《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说,灾区的经济环境相当不景气,几十万的民工又到沿海去打工。这让人不理解,灾区正是重建的时期,正需要当地人力的投入,为什么人都往外走呢?像这种社会的细节在国家媒体中都被忽视。在宣传那些被快速搭建的活动板房的同时,又有谁去关注那些在地震中丧失孩子的父母呢?

另一个回顾是奥运会,这两天也在国家电视台不时看到。不是说这种回顾不能做,但是现在存在的这种回顾很没有水平,纯粹是为了宣传需要,巩固国家重大成就在国民心中的印象,以加强国民对国家的热爱和加强凝聚力。可能的回顾应当在奥运会进行当时因为时间有限而无法及时进行的深度内容上做文章,而不是简单的将金牌又在屏幕前晃一晃。

相对来说,神七的回顾还算情有可原一些,因为科学试验有一个很长的过程,媒体对试验的各个阶段的持续关注符合媒体的职能。

但是毫无疑问,这种回顾除了被媒体青睐,同时也受到政府的欢迎,因为在充斥着官方能够轻易控制的内容的媒体更加不容易对当前民众关注的尖锐问题发表意见,这种“大好形势”“大好成就”的灌输在一定程度上抚慰了民众在经济和其他社会问题上的担忧。但是试图减少这种担忧的媒体控制是否是正当的,则不能简单归于“政府宏观调控”来全权把握经济局势而让民众安居乐业的自信。新华社今天说,82个城市的猪肉跌破10块钱,这种在全球金融危机前不断蔓延的民众恐慌前独树一帜的中国式的好消息(good news)难道算是中国式的国民福利——因为我们看起来不用为肉价而去购买阿司匹林了?

其实在危机面前,国家媒体可以有更加好的处理方式。要知道,当美国民众天天为自己的存款安全担心时,中国很大部分的民众甚至浑然不觉这场动荡,中国媒体的这种处理无形中削弱了民众的警觉和应对危机的潜力。

读新闻:消费者盼望新包装大白兔

新上市大白兔奶糖将换包装 合格产品正等待出厂
这条来自上海新闻晨报的新闻说,新出的大白兔奶糖都没有检测出问题,将换包装上市。新闻晨报作为上海市机关报《解放日报》下的子报,自然有责任和义务为了上海市的名牌产品撑腰。此冠生园虽然不是彼做月饼的冠生园,但是冠生园和那提供奶粉的光明集团名声都不好,这种曾经被周恩来作为礼物送给尼克松的产品自然应当受到特别对待。

不过,媒体在操作这种新闻的时候显得过于急躁,失去了作为政府公关的新闻的新闻客观性。比如这一段:

国庆长假期间,记者走访了多家超市、卖场,根据生产企业的通知,“大白兔”已全部下架。消费者急盼“大白兔”早日回货架。

这一段意图说明消费者的态度,但是很拙劣,简单的一句消费者急盼早回货价,没有任何的佐证,异常生硬。读者更不无法得知消费者如何盼望这种曾经有毒的奶糖这么快回到货价的——难道市场上没有其他安全的糖了么?

光鲜的武昌火车站

没想到,武昌站的改头换面还是到了大学四年之后了。从2004年第一次看见,它就是一个亟待改造的,加上中山路上络绎不绝的种子点,对武汉的影响不需要那些激进分子介绍,也不需要聆听总理的呼声,便已经有了。它宁波火车站不同,后者周围是个干净的居民区,虽然与更多中国城市一样,这种干净是缺乏纵深的,往里走几分钟你就能看到旧城改造的残余物,那是换届和调任不断的时期政府藏在脸面下的东西。

但是,差的东西并不意味鄙视和厌恶,差的东西意味着需要改造,而且在中国这种轻易就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下,改造在政府和民众眼中是一致迫切的,不同于当前的美国救市。

但是我们担心政府不受制约的在城市建设中的狂热劲头,许多年前的狂热让武汉在今天吃尽了苦头,也让民众对城市发展的愿望与政府建设城市的欲望难以趋同。

没有带好的相机,没能上图是个遗憾,回来的时候是白天,再补图。本文通过手机发布。

中国奶农称他们是受害者

Mediabam原创译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来自《纽约时报》

从奶粉事件发生以来,中国媒体因严厉的监管而没有任何细节性的报道,这种宏大叙事的媒介声音影响我们对生存环境的判断。这篇细节的、现场的报道能够帮助你平衡这种判断。

上周,在石家庄郊区的一个饲养奶牛的村子里,一群当地人围着一名村官,并指责他。

“我们已经失去了一切,再看看你的好车,”一名奶农指着那名姓王的村官说道,后者极不自然地站在一辆锃亮的大众车旁。

“你什么都知道,但你什么都没说,你太没良心了!”另一个男人喊道。

中国的奶农被指为自身利益在原奶中掺假,造成了这场中国近十年来最严重的食品危机。但是奶农说他们也是这场危机的受害者。这场丑闻造成53000名婴儿得病,至少4名死亡,并且引起全球性的奶制品召回。

“我已经绝望了,”66岁的Jie Cun’ai说,他和自己的儿子养了56头奶牛。“我是村里损失最严重的一个。电视上说政府会帮助我们,不让我们杀奶牛倒牛奶。但是这不是真的,我们已经倒了10天牛奶了。”

事实上,自从20多家公司的奶制品被检测出含有三聚氰胺后,很少有人愿意买牛奶、婴儿奶粉或者其他奶制品。

在政府调查者拘捕了很多奶农和奶站负责人后,石家庄的那些饲养奶牛的村子便受到了严密的监控。那些被捕的人涉嫌在原奶中添加三聚氰胺以人为提高掺水奶的蛋白质含量,以便通过质量检测。

但是奶农们坚称他们从未使用三聚氰胺,而真正的问题出在乳品公司和他们运营的奶站上。他们也抱怨说,去年施行的食品价格控制措施的压力可能是一些奶农和大公司稀释牛奶并加入化学替代物的动机。
Continue reading

信手的襄樊

加上今天,也算去了几次襄樊了。了解一个城市,先要了解其历史,对于襄樊,简单的认识也是从檀溪路到隆中得到的。

这是一个在中国有着众多类同的城市——与某些省会城市相比,其承载的地域和经济的责任相对弱小,这养成了一份恬淡的城市情调。在古老的城墙旁,新兴的城市资产阶级重新缔造了一片消遣的去处,这真是几千年前人们在战火中的愿望。

在一个经济和文化上与外界冲击并不十分强烈的城市,城市的生态得以保持原始的气息,城市的管理者和被管理者保持必要的不接触,唯一的接触只限于那种不常见的强烈的冲突。在不到十天的日子里,这种强烈冲突的气息难以被感受到。

在长虹大桥上,信步游玩的行人随意拦下一辆出租,扬长而去。或许在当地的人均汽车保有量达到某一数字的时候,这种景象就再也见不到了。

见到的在长虹路上行驶的出租车司机是个小胖子,用一套令人难以置信的音响放着梁咏琪的《胆小鬼》,当别人忧心前方的路况时,小胖子却在针对不同的歌曲调整着音效。

信手的城市治理养成了信手的城市性格,这也是以发展工业化和强大经济为目标的中国城市中为数不多的。

新闻天天读:我们的片子终于又安全了

新开了了个栏目,叫做新闻天天读。这第一篇,就从那正龙拍虎说起好了。新闻天天读力求精炼,不需要点”more”了。

周正龙因制造假虎照私藏弹药 一审被判2年半 。

让我们为神舟和谐一下

备受各界关注的“周正龙案”27日在陕西省旬阳县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法庭判周正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犯非法持有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应该说,从如今我国的司法公正实现程度和虎照事件的特殊性来讲,由地方法院来审理此案难以让人信服。从正龙拍虎的案件来看,我们深知海洋法系的优越性:正龙说他是一个人干的,我们的控方律师应当请正龙当庭使用一下作案的工具和技术,以证明他有一个人干的能力。郝劲松律师在宣判有就在法院门口喊黑了,我们也知道,正龙辛苦了,我党和人民会记得你。

男子电脑藏黄片被罚1900元 警方撤销处罚决定

终于不用天天提心吊胆的把电脑里的生理教育片藏起来了。但是令人疑惑的是,既然你要撤销处罚了,为什么还要坚称处罚事实认定清楚,法律适用明确呢?既然法律适用明确,为什么要撤销处罚呢?这估计又是一起网络暴力干涉行政决定的事件。

虽然从精神上将不是如此,但是中国的法制还是很讲究惯例的,司法上也讲究名正言顺。这次撤销过后,估计近期同学们的电脑都是安全的了,没有人会“顺便”把它抱走检查了。

新闻法制和《财经时报》停刊整顿

《财经时报》的停刊是在几天前就在各个论坛上传开了的。这不是份特别畅销的大众报纸,只在图书馆中看到过几回。今天网易很有性格的刊登了中新社的报道,将该报的停刊声明登了出来。

不过停刊原因“异地监督”倒是很有意思。学过新闻的人都记得,负责人的老师可能都讲过南方 周末异地监督的史话,说是史话,因为现在如果异地监督犯了人,就会有人去中宣部告状。可以说,从1989年《世界经济导报》因学|生| 运| 动中的追求独立和新闻自由被停刊以来,对媒体的限制并没有丝毫的放松。

《经济时报》报道了农行一个分行在农行上市前的暗箱操作。此事官方并没有说是报道失实,而仅仅说异地监督,并且采访报道没有履行正规手续。这两句话也许就解释了为什么中国没有新闻法或者媒体法了。

在这个方面,陈力丹老师给出了五个原因:

法的刚性和意识形态弹性的矛盾。《财经时报》的停刊整顿正是如此,因为从法律上看这件事的话,如果当事人认为财经时报报道失实,尽可以通过民事诉讼来还自己一个清白。显然作为局外人的我们更加愿意相信财经时报的报道是真实的,而被报道的农行是采取了“意识形态”的手段达到报复对方的目的。 Continue reading

神舟八号就要量产了;大白兔却停产了

新华社今天的新闻说,等神舟八号的时候,就要实现量产了。遂有网友鄙视道:你以为飞船是矿泉水啊。

今天的媒体是一篇喜气洋洋的景象,喜闻乐见的景象就是国外媒体对中国的航天事业纷纷感到“惊叹”。美国除了惊叹之外,还“担心”优势地位不保。总之,外媒对神七的态度就是太牛了。

今天有条新闻说,广州副市长李卓彬被免职,官方并未说明原因。市长和党委书记之类的不同,市长属于政府部门,而政府是人大选举产生的,人大则代表了人民行使国家权利。人民选举的干部被免职了,人民却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什么样的民主政治逻辑?

上海光明集团:大白兔奶糖今日起暂停国内销售。从小吃到大的大白兔奶糖原来也是有毒的,真是恨不得把十几年前吃的糖吐出来。大白兔奶糖最早在新加坡被检测出问题,加之这个产品在国内销售量也很大,想要悄悄处理是很难的。这是这两天主流媒体唯一的一个奶粉类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