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游戏的流行到社交网络的风靡,如果你发现一个门户网站还把重心放在新闻产品上,那这个网站肯定是混不下去的。但是如果放弃新闻产品,同样没有好日子过。

好几年前有本书叫《新浪之道》,在书里新浪新闻还像明星一般,主编陈彤热情地谈论这新浪在新闻生产上的特点和经验。互联网时代,新闻开始App化,门户网站新闻编辑的传统模式受到了挑战,就像我们有人看新民晚报会觉得这个人的心态是不是比较老一样,身边如果有人告诉你,他是新浪新闻的粉丝,每天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开新浪……至少比看环球时报要好。

复制网易模式

门户网站新闻业的奇葩无疑是网易。本站之前的许多文章都讨论了网易跟帖和网易新闻。其中的一篇文章提到了,网易新闻选择是“吸引评论导向”的,易于造成地域攻击、政府负面、性暗示的新闻占据了首页推荐位置,尤其是政府负面新闻大量的选择和推荐,营造了网易新闻敢于刊登这一类新闻的印象。

就像网易在页面可读性和易用性下的功夫一样,跟帖功能的设计和有选择性的推荐和删帖,及戏剧性的“该评论已关闭”引导出“无跟帖,不新闻”网易新闻口号,以及后来的网易“有态度”。

跟帖的设计是可以仿制的,嵌套回复及“顶”“支持(或反对)”的功能已经在各家门户出现了。但是跟帖的用户及讨论氛围无法轻易复制。从内容生产来说,选择上述那种类型的新闻需要时机,网站无法精确预测长时间大量目的性过于明确的新闻的堆砌的后果——这属于过着村没这店的大环境因素。

用户言论环境是不是能够重新建设?参看国内IM工具的发展道路。网易的新闻跟帖形成的一套话语体系跟随其用户而存在——这些用户不只活跃在新闻频道,体育、娱乐、科技及女性频道都能看到类似氛围:遇到地域特点鲜明的新闻,地域攻击之;遇到政府负面新闻,嘲笑讥讽感叹之;遇到性话题新闻,精虫上脑,集体淫诗。

用户甚至自觉维护那套话语体系,例如角色对话体(局长老衲小李),无意识集体盖楼(通常仅变换某一个字词),反语语境,二楼定律。当新用户加入讨论并违反这些潜规则后,会被这些规则反过来嘲弄,继而继续维护这些规则。跟帖中时常被提到的“二楼定律”就是例子之一——总会有新来不清楚讨论的氛围而对新闻话题过于认真,例如看不懂反讽去嵌套批评其他,立即会有其他用户指出“二楼”的这种问题。

突发专题的弱化

早年门户新闻网站引以为豪的是突发事件的专题制作,各家网站会比拼专题推出的时间、内容的丰富程度等等。这种专题新闻集合了同一突发新闻的所有相关内容,例如重大安全事故、重要纪念活动,名人去世等等。就像新浪、搜狐和腾讯的首页那样,这类专题堆砌了大量的文章、图片和视频。从最终用户的角度看,他们是不是真的需要这种专题?

社交网络的兴起给了传统新闻业——门户网站也是传统新闻业——许多压力,其中之一便是,当用户在社交网络发布身边的新闻时,门户网站通常囿于新闻操作规范而无法使用这种内容。新闻看来需要回归其本源,用户真正想知道的可不就是这么几个W么?庞大的新闻专题的受益者,更多是传统纸媒和电视媒体以及各路记者和新闻控们——网络民工编辑们费劲巴力帮他们搜集了全面的数据。

这里是一个例子。对于一个普通网民来说,他如果还算关心“神九”的话,他最想知道什么内容?国家媒体使用大量的新闻内容填充它们的频道时间,理论上这叫议程设置,俗语叫绑架和教唆:媒体使用长期形成的垄断地位占据了时间和空间,强迫民众去关注他们被希望关注的新闻。一个普通人,即使是“爱国者”,他需要知道的神九的新闻内容基本上就是,何时何地发射,发射结果,发射上去干嘛,何时返回,返回结果如何,有哪些人上去了,发射的意义何在。

描述国家成就的新闻实际上是很短的,但是媒体版面和频道时间被大量的花絮所占据。是的,上百记者跑到湖南去和某总与宇航员天地对话一样是花絮。这就是国家重要成就新闻的“娱乐化”,用边缘性的内容绑架了民众的感官和阅读时间。

突发新闻和重大新闻的专题报道其实已经被门户网站弱化了,他们通常使用首页的几行标题来代替整个专题页面的内容输出。一个重度关注某新闻的读者,也可以在不断更新的3行标题中找到自己想要知道的内容。

门户新闻的细分

在此基础上,门户网站找到了新闻产品的新的出口:细分化和观点化。这更加符合人民群众对信息掌握的数量日益提高的同时对信息深度的求知需要。

黑龙江说太阳能归国家所有,私人不能随意开发
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公告表示1元一下免征税

这是两条很容易看懂的新闻。在社交网络和移动阅读的环境下,读者需要处理大量的这种新闻。从新闻心理上说,人们总是通过阅读各种信息来形成自己对所处环境的评价和判断,并用以指导未来的行为。读者现在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走这个流程了,移动设备上新闻客户端获取的新闻信息已经人他们应接不暇了,例如”ZAKER”这款聚合新闻阅读软件涵盖的内容可比100版的都市报多多了。

帮助读者完成这一判断流程,门户网站看到了这一需求。“信息图表”(infographics)这种新闻形态就是简化普通读者的阅读流程的,将专业读者才有兴趣阅读、才能读懂的新闻表现给普通读者。网易和搜狐都已经推出各自的读图栏目“数读”和“数字之道”。

还从上面两条新闻说。读者在知道这两条新闻后,还想知道什么?新闻的细分猜测了读者的一般心理活动,即“如何看这个事情”?这是门户新闻细分栏目更加偏向于观点的根源,这种新闻意图抓住读者新闻处理流程的最后环节,好比菜农不仅仅在菜场里卖菜,还跑到顾客家里帮他们把菜洗净切好。从这里我们可以嗅到新闻业作为一种服务业的味道。

很多时候,我愿意用“启蒙”来形容门户网站的那些细分新闻,因为它们经常用理论、数据和对比来解释我们面对的环境,那些细分新闻至少能够帮助读者形成初步的公民意识,理解道德和法律的分歧,正确看待政府的行为。大多数时候,那些新闻能够告诉那些既没有吃过猪肉又没有见过猪跑的读者,猪究竟长什么样。

网易的“另一面”在新闻界更加受到推崇,可能因为算是比较早的细分新闻模式,甚至可能是国内观点型细分新闻模式的创造者。专业控、数读、发现者和另一面被固定在首页新闻列表下方,这种突出位置的推荐在门户中独此一家,除了腾讯的今日话题。

网易将自己的这种新闻生产视为“有态度”的标志,意思差不多就是:“你看哥虽然叫它们新闻,哥做的其实是评论”。有态度不过传播上的噱头,因为如此说来每家每户基本上都是有态度的。门户们看来是下了苦力在新闻细分上,搜狐一口气推出了“搜狐论座、点击今日、非新闻、世界观、公民观察”等一波细分新闻“精品栏目”,甚至新浪也有“新观察”一栏。

细分新闻对门户而言意义是重大的,观点性的栏目意味着门户可以不使用传统媒体的评论,而且尺度比后者更大。这种细分新闻相比传统新闻评论更加好看,它们能够使用非评论甚至非新闻的元素,例如图表、图片、口语等。传统新闻评论由于尺度的问题,往往不得不藏一手,该说的话没有说透,这种细分新闻的功能,便是将该说的话说透。

这就免不了与传统评论一样,遭遇“和谐”之手。腾讯的今日话题在过去的几个星期内就屡遭删除。编辑们甚至就是图一时之快,当然我们也可以解读为媒体责任。

细分新闻对新闻编辑的要求之高是空前的,他们不仅需要判断新闻,而且要能够解读它们。他们至少需要一个靠谱的价值观,这些新闻绝非用来展示某个新闻事件或者某句话“引热议”,而是直截了当告诉读者“就是这么回事”。新闻策划,在教科书中一直地位曲折不定,但是用来形容这些人,估计对他们而言算是一种美誉了。编辑们最低限度需要知道,某个事件的爆点在哪里,民众最需要知道什么内容。许多时候,判断是容易下的,例如各种不可思议的政府行为。但是更多的时候,编辑知道如何判断一个事件,却不一定知道如何用民众听得懂的语言去直白解释。

细分新闻从某种程度上是在抢传统新闻评论的地盘。超过一半的新闻评论相信是在将民众都明白的道理转为书面语而已,少数评论解读了民众心中的疑惑,有极少数评论推翻了读者心中的定论,网易“另一面”就常干这种事。细分新闻几乎围绕后两者打转。

细分新闻风险是看得见的。那些正文就写明了“该评论已关闭”的新闻依旧不能碰;话说重了,就会被和谐。这种观点性的细分新闻最为倚重的举例、中外对比、数据的罗列本身就是具有风险的表现形式,因为它们简单得连几乎没有受过阅读训练的识字者都能看到新闻背后的东西。即使是在学术界,容易引起联想的数据的采集和数据对比都无人敢轻易染指。细分新闻不仅对门户网站本身,还是对他们的读者,都有重要的价值,至少比过度注重某一角度的新闻选择去表现“有态度”更加具有专业精神和社会责任。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