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出去走走视野还是会更加宽阔一些。

今天在解放大道上来回过了两回,一次是白天一次是晚上。白天的时候,已经开始下大雨,靠近新华路车站的地方,随处课件被淹没的人行道,从公交车上下来不被水淹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解放大道和它上方的轨道交通线路组成了汉口的交通和商业布局,从北边的堤角过来,解放大道展示了武汉的城市面貌的特点:我们总能在街角发现能够表示城市性格的亮点,但是和许多城市一样,我们需要经历从错乱到繁华的转变,和其他沿海城市相比,武汉的这种转变过于漫长——在武汉的西南端,古田路附近,我们得到的体会和解放大道北边的感受类似。这似乎是处于对称的城市面貌分布。

许多人往往把武汉的面貌归结为武汉太大,因为大,所以你在一个看起来地处城市中心的地区看到的却是郊区的风景。事实上,更大的地方更加易于规划,而武汉是个古老的城市,在武汉发展的一些关键时期,城市的脉络是通过经济发展格局自然形成,在城市规划介入的时候,城市已经不好规划了。所以,今时今日,武汉成为了一个大工地,到处都在施工,掘地的掘地,建桥的建桥,而在全国楼市低迷的时节,武汉的楼宇依旧是陆续拔地而起,因为武汉很大,地很多,武汉看起来有许多城市中心,而它们又都不是中心。

一个城市又三个火车站并不奇怪,但是三个火车站同时施工改造却令人称奇。武昌站的改造从3年前就开始了,如今站前还是一团糟,不过最近又有了新的理由,因为在修地铁了。武汉热火朝天的施工显示了当政者对于武汉城市格局和功能承受的分布,一方面,他们希望武汉承载更多与其中部大城市相称的行政、文化和商业功能,另一方面,它们也正在为武汉的城市承载力担心。我们看到许多地方都在修路,都在新建立交桥,似乎那些地方都不行了,不得不重新建设,其实,建设的狂热和行政的狂热是相称的。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