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的这个时候,奥运就已经是一个好的话题,将刚刚从初等教育的牢笼中解放的我们的目光投向了未来。四年后的今天,奥运正是个好话题,我们可以以此来谈论近期发生的新鲜事。不过,我倒不想去凑这个热闹,即使是有便利的条件。

凑热闹于我的前提是,新鲜的事情+好奇心,但是奥运并不新鲜,虽然在中国是头一次,但是这丝新鲜被不够引起我好奇而打败。奥运从洛杉矶以后就像是一个商业游戏,背后蕴含的意义只有在这之后才能完全的释放出来。

全民的奥运狂热映射了中国的自卑心理——我们从百年前就没有过如此重大的胜利,它证明的最近的一个胜利是中国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经济的稳定性——如果从上个世纪50年代一直观望到90年代就会发现这一点。

在奥运会期间,中国将封闭多年的圆明园遗址重新开放接待游人,在遥远的那个年代,现在犹豫不定是否要来参加奥运开幕式的那个国家就曾加到达过这里,并且将其付之一炬。现在的这种重新开放意义深远。奥运对于中国和中国人心理改善的重要性就类似与这种空前的变化。

不过,这是一个看起来无奈的盛会——西方式的现代而又商业化的体育盛会加上中国传统式的管理方式,造就了这多彩的奥运生态。

奥运被看做是一个展示国家文化和经济发展的良好平台,而这正式我们急于向世界表露的。奥运吉祥物设计者韩美林说,他刚接了这活的时候,中国的高层要求将能展示中国元素的符号都放上去,什么熊猫、长城,都得表现出来。于是中国不得不使用史无前例的五个吉祥物来展示中国的元素——中国地大物博历史悠久,一个娃娃怎能代表中国。在奥运建设的其他角落我们也能发现这种焦虑:许多场馆都要带有空前性,比如鸟巢,比如水立方。国外媒体评论,史上只有六个奥运体育馆能够永远被人铭记,而鸟巢是其中一个。

北京奥运会开创了全民办奥运的时代,殊不知这种管理和筹备模式虽然突显一个国家的凝聚力和调控能力,但是也暴露了地方经济的短缺和商业化的无能。单从奥运营运来看,中国的模式是不成功的,因为代价是巨大的。
奥运虽然可以被解释成中国基础建设的契机,但是同样也带着盲目建设的冲动。没有人解释为什么北京需要在内蒙古花几亿人民币修一个备用机场,也没有人来解释鸟巢在奥运后的市场前景——或者被称为中国崛起的标志就是它的使命?

就像先前谈到的媒体自由那样,奥运带着中国式的管理模式,试图在这种模式下达到许多预想的目的困难不小——李长春同志说要让国外媒体来看中国,将真实的中国展示给世界,因为对中国的负面猜想往往来自于对中国的陌生。但他们看到的中国也是陌生的:北京的街头小贩在奥运前被清理,北京的地下公寓被全部关闭,天安门广场上没有拾荒者更加广阔了,火车站前也鲜有上访者。这就是中国打造的奥运真实,只是奥运过后,许多又会恢复往常。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