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好兴奋了,那些小朋友们相当勤快,一个个的线索都使劲的挖出来了。梦想中的一个团队的雏形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好多人都有梦想,我有传媒的梦想,这个梦想是和所谓的野心结合在一起的。说白了,梦想是一种改变,对我而言。在许多年的接触社会之后,虽然这个梦想被不断的调整,但是总还是存在心中。这个我的一个骄傲,因为不象许多书上描述的那些强人当初的遭遇和心境相同,我常常以此激励自己,在这样的一个社会现实中,能够保有一份这样的梦想,很不容易了,那么,还有什么是我搞不定呢?

在小朋友提出做信用卡报道的前一天,我把关于信用卡的所有想法过了一编,然后总出了一个适合她们去做的方向。从我而言,这个方向过于保守,但是现在做了师大在线,网盟的内容负责人,不想做记者那个时候那么大胆了,站得高了,受的制约也多了,有些来自上面,更多的来自自己。毕竟自己需要对一个相当不容易建起来的媒体负责。

比如,曾说,以后老师加的东西不能再改了。老实说,老师都是很敬业的,他们都在努力的为一个团体,为党委宣传部埋头工作着。但事实上,他们对新闻知道的很少,对宣传知道的很多。他们没有一个类似的梦想。所以他们无法理解一个想做新闻的人的考虑——这很无奈,他们和我都是一样。

看来,开学的时候和小朋友们说的是对的。做新闻的最重要的不是会写一篇报道,而是知道为什么写一个报道,在什么环境下写什么样的报道。一个新闻人对环境的判断远比对文字短语的判断重要。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